威龙发艺发型设计价格联盟

新海诚:十四年,专注制造少女心

世界时装之苑2018-03-16 01:06:41






从 Falcom 游戏公司的一名普通设计员,到如今在海内外拥有众多粉丝的动画导演,43岁的新海诚带着他的新作《你的名字。》来华,这也是其作品第一次在中国内地上映。上周,《你的名字。》在日本的电影票房突破194亿日元,超越《幽灵公主》,冲上日本本土电影票房排行榜第三位,仅次于宫崎骏的《千与千寻》与《哈尔的移动城堡》。

 

编辑部的某位同事看完《你的名字。》后,用了“满地打滚,想谈恋爱”来形容自己少女心满格的雀跃心情。这大概是对导演最大的褒奖。



 “我就在这里”


从最初的《星之声》,之后的《云之彼端,约定之所》、《秒速五厘米》和《言叶之庭》,到如今的《你的名字。》,新海诚的作品大多描写少男少女彼此爱慕,却因种种原因无法相见,或者无法互通心意的苦涩之恋,巧妙运用风景、情境来表现心与心之间的距离感。他的每一部动画都能触动年轻和曾经年轻过的观众们的心。


《你的名字。》也是这样一个故事,只是更奇妙:男孩女孩在梦中互换身体,尚未真正遇见对方,便已经比任何人更了解彼此。这个故事的灵感来源自《古今和歌集》中收录的小野小町的一首和歌:“梦里相逢人不见,若知是梦何须醒。纵然梦里常幽会,怎比真如见一回。”(原文:思ひつつ寝ればや人の見えつらむ夢と知りせば覚めざらましを。)


“如果你现在正孤单一人,或者陷入一段不可自拔的迷恋,一定要相信,总会在某个今天尚且素不相识的人中,找到今后对自己十分重要的存在。”新海诚如是说。“这也是我有过的经历。”



《你的名字。》


在日本长野县长大的新海诚,从小就是个喜欢绘画的人,虽然最终进入中央大学文学部日本文学系念书,但一直没有放弃对绘画的热情。

 

“我在大学里不是个学习认真的学生(笑),不过我很喜欢创作,画一些简单的绘本,或者自己写点小说,到了找工作的时候,我就觉得自己应该寻找一个能够允许我继续这种创作热情的工作。我当时的选择并不是很多,所以最后进入了Falcom游戏会社,负责程序、美工、动画与宣传影片制作。一开始做得还是很开心的,不过呢,我渐渐发现自己不想仅仅只是制作游戏中间的一些剧情和短片,我更想要制作属于自己的故事。”

 

“我们就像是被宇宙和地球分开的恋人。”

“……呐,昇君,我就在这里。”


这是《星之声》中出现的最后一句台词。

 

十四年前,新海诚为创作《星之声》辞去游戏公司的工作,对他来说,这是从长久以来的苦恼中挣脱的一个转机。


“在公司工作了五年,每天晚上熬夜加班,却觉得明明还有很多自己能做的事情,但谁也没有看到那样的我,无法将这种心情传达给任何人。” 新海诚回忆道,  “那时候独自在家关门工作了八个月,基本是一个完全同社会隔绝的状态,如今回想起来,当时选用了‘我就在这里’这句台词作为全片的最后一句话,恐怕也跟我作为创作者自身的心理状态有关系。”




这部独立制作的动画电影最初只是在下北泽一家名叫“Tollywood”的小电影院里放映,“感觉就像是摈住呼吸,每天在湖底创作,终于要跃出水面一样。”随后的一年里,《星之声》DVD销量达到6万张。

 

在今天由众多轻小说或者漫画改编作充斥的日本动画界,坚持原创的新海诚显得格外特别,即使从独立制作转为团队协作,从独立动画到商业映画,新海诚始终坚持独力完成脚本策划,并把控着整个制作流程。这样略显“独裁”的工作方式,源自他对创作的严谨和真诚。

 

尽管免不了被拿来与其他知名的动画导演比较,新海诚却不想令自己在创作上受到影响。在他看来,动画只是他所选择的创作方式,一种自我表达自我了解的方式,他的作品由始至终想要表达的主题都是相同的——最平凡的人,在种种极端命运下被左右的爱。

 



自然


“当我离开Faclcom,专注于个人创作之后才发现,我在大学里因为专业课学过和读过的那些古代文学、诗歌和民间传说,成为了现在必不可少的创作源泉……其实仅仅从阅读兴趣来讲的话,我平时还是更喜欢读一些当代文学作品。不过每当遇到创作上的瓶颈,就会跑去翻书架上的古典文学作品,每次都能得到帮助。”

 

在中央大学文学院日本文学专业受教育的经历,使新海诚的作品中根植着日本长期以来形成的传统审美。日本传统审美形成的直接源头来自日本的地理条件:亚热带的海洋性气候和多山海岛地形促成了那里的显著季节差异。落樱、落叶、盛夏、繁冬,四季拥有着各自的独特色彩,这样的环境特点塑成了日本民族对四季的独特感受,直接推就了“季节感”的形成。

 

而由醍醐天皇敕撰的日本第一部敕撰和歌集《古今和歌集》所收录的1100余首和歌中,四季歌、恋歌占了最多数。某种程度上,新海诚的电影响应着日本源远流长的文学传统和物哀之情。从1999年的《她和她的猫》到2013年的《言叶之庭》,他的每一部作品都充盈着浓重的季节感。




比如云。

 

“我从小对画人物没什么兴趣,最喜欢画风景,尤其是云。我总会用水彩来画云。云十分难画,它是气象的总体呈现,上头究竟吹着多强烈的风?会不会很冷?要花上更多的心思才能画出想要表达的意境。”

 

2004年的《云之彼端,约定之所》中,令人最印象深刻的,恐怕就是那些无处不在的云。三个沉默的少年并肩而立,云从他们身后腾空而起,直冲上天的高处。云之彼端,如此温柔的名字,可三个怀揣着简单梦想的主人公却被生生扯入如此宏大而残酷的背景:南北分裂,政治,战争。清晨、黄昏、夜晚的云,仿佛浪涛般连绵起伏,仿佛壮阔的战火,仿佛见证誓言的时光,又仿佛思念的诗篇。



比如雪。

 

2007年,《秒速5厘米》上映,这部电影后来成了新海诚最广为人知的作品。一对青梅竹马的恋人从小学毕业后,分隔两地,展开了一段远距离恋爱。上了初中的贵树第一次跟明里约定见面,那一天却正好下起了暴风雪,列车在荒野中停滞,伴随着呼啸的风雪,响起男主人公的内心独白:

 

“即便只是一分钟,也让人感觉无比漫长……时间抱着恶意,从我身边缓缓流逝而过。”

 

以白色的寒冬和被大雪围困的电车为开始的舞台,男主人公写给女主人公的信被寒风吹到天空,进而展开了故事的讲述。全三章选取男主人公的四个人生片段,每一段人生的背后都是一抹浓重的季节色彩,体现主人公不同时期的心境。




比如雨。

 

2013年上映的《言叶之庭》中,新海诚以雨为线索,以淅淅沥沥的梅雨时节作为开始,映衬着主人公孝雄和百香里之间平静而又渐渐相濡的关系。随后以梅雨结束后,两人不再相见的盛夏作为故事的低潮,讲述两个人各自的内心世界。接着通过一场夏末的暴雨将故事从低潮推向最高潮,让两人有了相互倾诉的机会。最终的故事结束在大雪茫茫的东京御园,两个人在不同的地方遥望着同一片天空,思考着与对方相见的事情。

 

再比如光。

 

熟悉新海诚作品的观众都会发现,他极其擅长刻画能突出画面美感的光影效果,让电影呈现出真实的层次感。这得益于他儿时在长野县小海町度过的冬天:

 

“小时候总会在日出之前去湖上溜冰,每天看着朝阳从山的另一边升起,冻结的湖面被金色的太阳照耀,光渐渐笼罩湖面,虽然明明是零下十几度,但那一瞬间内心某部分好像被融化了。”

 

长野县群山环绕,盆地星罗棋布,在山上远眺,能看到以城市为中心幅散开的俯瞰景象。这样的场景,常常出现在新海诚的早期作品里。“长野县在日本算是一个山区,平均的海拔比较高,大约有1000米左右。我在这种环境里出生长大,周围有山有谷,光线的明暗都很分明,空气也很新鲜,所以这对刻画在我脑海中的那个世界的光线以及影像都有影响。”正因为这样,新海诚能够敏锐地感知自然的每一寸变化。夜景、天空、流动的云和黄昏小径,层次丰富描绘入微的背景与情境交融,展现出魔法般治愈心灵的力量。



言叶

 

在《古今和歌集》的序文中有这么一段文字:“やまと歌は ひとの心を种として よろづの言の叶とぞなれりける”大意翻译成“所谓的和歌,便是以人心为种子,绽放出犹如千千万万枝叶般的话语。”在新海诚的电影里,这些如枝叶般散开的话语就是独白。


“我很喜欢言语的起伏和节奏。独白跟对白不同,更贴合音乐,就如同是诗歌一般。有人说动画不需要独白,但我就是很喜欢啊。我觉得电影就好像一首歌,希望大家看完电影后能有如同听完一首歌的心情。”


在他最广为人知的作品《秒速5厘米》中,新海诚这么写道:“在这个瞬间。我似乎明白了‘永远’、‘心’和‘灵魂’的意义之所在,强烈的情感让我想将这十三年所经历的全部都与她分享。然后在下一个瞬间——却又悲伤得无法抑制。那是因为,我不知该如何珍藏明里的这份温暖,也不知该将她的灵魂带往何处去。我清楚地明白,我们无法保证将来能永远在一起。横亘在我们面前的是那沉重的人生与漫长的时间,让人不由得产生一种无力感……”


这些从人物身体里迸发出的独白,就好像平凡的日常生活中,在你耳边不经意搭话的轻声细语。新海诚希望用这样的方式触动观众的心灵,透过主人公的心路历程在短短的时间内重新看待自己的生活,直面那有时令人觉得无比残忍的人生。



 

新海诚所执着的方面自然不只是独白。一般来说,动画制作是基于仅有画面草图的分镜稿展开的,而新海从亲手绘制分镜阶段就开始设计整部电影的各个方面的细节,他为新作《你的名字。》绘制了1700多张分镜,并且跟妻子一起完成了为分镜稿配音的工作,音乐和音效也同样在这阶段就定位了基本的效果,对作品认真负责的态度是他成功的秘诀之一。

 

为了做好每一个画面,新海诚总是亲力亲为地检查跟修改所有场景的图层。“我最喜欢的制作步骤就是合成阶段了,将大家仔细画出来的背景模糊处理——这个过程让我感觉十分畅快(笑)。虽然有点对不起大家的感觉。”谈起创作过程的新海诚显得格外快乐。

 

“我觉得呢,创作这种行为本身,不管是小说、影视还是动画、漫画,从根本上说是一个对所有人都有益的行为。首先对于创作者来说,你创作了一样作品,其过程本身,不论结果如何,都是一种让你深入了解自我的过程;其次,你的作品分享出来之后,肯定会有人受到触动,也肯定会有跟你一样的人受到鼓舞。创作这种行为并不是闭门造车,它归根结底是一种更深层的、更奇妙的交流方式。所以说,虽然很多人并不是专业出身,就像我一样,也有很多人并没有将创作作为一种职业,但是,仅仅是创作这件事本身,就是一件对大家都有益的、非常好的事情,希望所有在努力创作属于自己的作品的人们都能够坚持下去。”

 



采访、 撰文:纳西里安

人物摄影:江德熙  编辑:费斯基

来源:ellemen.com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