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龙发艺发型设计价格联盟

就爆改了一间破厂房,陈坤一不小心从演员变成了设计圈红人

爱结网2018-03-11 01:54:01



最近天气转凉,

大门逛商场添冬衣,

一抬头,就看到了他。


大概就是这样的。对,就是那个因为更衣室上热搜的牌子。


大门平时不看八卦,不关心娱乐圈,当红的小鲜肉、萌大叔什么的脸都认不出几个,更别说名字了;好些以前当红的明星,如今提起来,也已经面目模糊。


唯独“陈坤”这个名字,不远不近,似乎一直在那儿。


说起来,陈坤真是娱乐圈的异类。他不是“称职”的明星,只是个演员,做好自己的本分工作。没戏时,翻遍娱乐版也找不到他;不会在微博上“装疯卖傻”博关注;从来也没传过什么桃色新闻、八卦周边。


《火锅英雄》之后,他似乎又消失了一般,大门好奇,就去搜了搜。没想到,现在坤哥还做起了设计工作室,大门看了,还真不是玩票。今天就来聊聊陈坤的设计工作室。




明星做工作室嘛,要么是给钱做老板,要么是打广告充门面,可看了陈坤的设计工作室,你会发现,还真不是。


陈坤的设计工作室叫东申空间,去掉偏旁,就像抛去繁杂,干净利落到只剩自己。不管是形式还是内里,都打上了陈坤的烙印。


陈坤在东申空间


做设计不是他一时兴起,而是等了太多年。


大家都知道他是“重庆崽儿”,却很少人知道他小时候家里有多穷。


从小父母离异,姥姥带大,后来回到母亲身边,跟继父三人挤在13平米的小屋里捱日子。夏天闷热难耐的时候,他还想着画幅画让小破屋“亮堂”一些。


就像《火锅英雄》里的筒子楼一样


他学过工笔,对线条、色彩都很敏感,想做个能“化腐朽为神奇”的室内设计师。


可是家里穷,当不成,凭着一张好皮相去当了演员,想着快点挣钱,让母亲轻松些,也许还能有时间去欧洲学设计。


2003年《金粉世家》一火,电影、电视、代言一个接一个,他彻底没了时间,也差点丢了自己。三十过半,他来了个急刹车,走!一走就走到了西藏。


2012年,陈坤开始做“行走的力量”,与几十名参与者一起,“自虐”式的艰苦行走。最少一周时间,行程中不能说一句话。他说,“人只有在孤独、艰难地行走过程中才能与自己独处,与灵魂对话,行走是另一种修行。”


年逾不惑,他走得更慢了,

终于来得及回头看一看。

30年前那个被现实戳破的梦想,

他又在一群年轻人眼里看到了,

他这个错过的人好歹能帮他们一把。

东申工作室的设计团队,多是在传统建筑事务所里郁郁不得志,或从国外学成归来胸怀抱负的年轻人。右二小田切让plus别走!


听起来像是“老来得子”,但陈坤对于这个“儿子”一点也不宠溺,反而苛刻得要命。


办公室就租了个旧厂房,喏,改吧。这就是工作室的第一个项目。自家门面不整好了,哪敢出去接活。


顺嘴说一句,坤老板给的预算也不多


树木枯黄,墙面斑驳,

地方不小,暖气不够,采光不足,

到处都是问题。


坤老板,这地儿扔点蜘蛛网有点适合拍《寻龙诀》哦


在改建的过程中,坤老板是既不放过团队也不放过自己。十足扮演了一次“精神分裂”:一会儿像甲方一样挑剔,各种要求;转而又成了赔笑的乙方,想尽办法跟团队一起解决。


其实他是一腔热血难凉,

总想着参与设计,

可实际上术业有专攻,

他已经很难真正参与了。


现在,庭院里的草长得正好,树郁郁葱葱地活了下来,工作室也正式开张了。


或许是不经意的一笔,却让房子灵动了起来。那些草和树,给建筑留了喘气儿的余地,也给人留了口气。没那么冷,也没那么硬了,明明是钢筋水泥混合物,却莫名有了生气。


公共休息室是个随意的地方,

沙发、椅子、打坐的蒲团都有,

可以会客、开会,也可以发发呆,给自己泡壶茶。

落地玻璃将室外的景色引入室内。

墙上挂着“行走的力量”


他觉得视野决定格局。

你要先看清自己,

才能明白远方在哪里。

所以高管办公室大大方方,光线充足。

每一个细节都精致,

却也拥有整个建筑最接近自然的视野。

门前还留有宽裕的走廊


普通设计师的办公区,

空间相对就小很多。

陈坤希望年轻人能先把自己活明白。

所以除了给桌椅,他留出更多空间,

让拥有这块区域的设计师自己决定如何布置。

他后来悟到:只有有紧,才会感觉到有松,就像一个戏剧冲突,不能平均用力。当对撞和比较出现时,你才会留下记忆。


自己的办公室他本来是想用深色的,

他想让自己沉稳,待得住,

但自然光少,阴天时,会让人抑郁,

最后选择了明亮的白色和木色。

坤老板也在学习


院子里有树,原本就长在这儿,那就让它继续长,房子给树让出一条路。


“这些自然的,就让它们自然存在吧”。行走多年,自然早已成为陈坤生命的一部分,他懂得接纳,更深蕴尊重。


斑驳的阳光和沙发,好像是坤老板在对同事们说,偷闲来院子里坐坐可好?


整个工作室里,

他最常坐的是走廊交接处的开放式茶室,

煮水烹茶,

院子里的阳光洒到他身上。

水泥与木材交接的建筑让他觉得踏实,一墙之隔,就有一棵“长”在这里的大树,大树有根,所以无比安稳。


其实工作室的设计,陈坤一开始是不满意的。


走廊是宽敞的,大部分地方是空空的,室内与室外相连,推开一扇玻璃门,就可以从外面走进里面——他觉得太浪费。


设计团队的老曾就拿演戏给他打比方,“这是一种节奏,一种留白。就像你演戏,有一刻你一句话不说,却比说任何台词的效果都好。”说到演戏,陈坤就明了。


所以现在,工作室的这些“留白”,反而成了他最满意的地方。

走廊


有人说,这间工作室走性冷淡风。


其实哪有什么风格,做设计的人最厌烦人家说什么风格。陈坤只不过是把这些年的思考与自省都杂糅在了里面。


你看到的空间,也是他的内心。

他说,“我希望我未来的生命空间和居住空间都是由自己创造的。给我一个房子,我就能把它变美,给我一个帐篷,我采把野花也让它生动。虽然设计是带着镣铐跳舞,但我们也要跳得漂亮,因为整个世界都是我们的空间呐。”


演戏时,他都要求尽善尽美,从头到尾都是绷着的,你看早先的金燕西就知道,西装笔挺,一举一动没有一丝松懈。他说,做了设计,他才真正学会取舍和了解重点。


其实一部电影或者一个空间都一样,不必处处完美,有些地方留点毛边,自自然然地存在就很好,“我需要的只是去做一个迎接”,他说。


在这个纸迷金醉的世界里,我们每个人都是那么微不足道的存在。


陈坤早慧,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先保护了自己的家人,至少让生存不再是问题;


又在迷失掉自己的时候,懂得停下来,一个巴掌把自己拍醒,叩问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再然后,自己曾经没能实现的设计梦,嚷嚷着“终于没有遗憾啦”,其实是希望抱有同样梦想的年轻人不要像自己一样,因为一些无力的现实而放弃吧。


图片来自东申空间、安邸


爱他如少年,

初心未改,灵性未失,

一派天真模样,一如初见。




  往期推荐  




他躲进深山造了间生锈的铁皮屋餐厅,没有菜单却还是红遍台湾,连李安、欧阳应霁都要排30天的队来吃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