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龙发艺发型设计价格联盟

CJAR高引论文系列之《中国上市公司高管薪酬契约调查研究》

CJAR2018-02-12 15:48:58

本期我们为大家推送与介绍的是刊登在《中国会计学刊》(CJAR)上的高引论文之一:《中国上市公司高管薪酬契约调查研究》。点击阅读原文可获取该篇原文资料。我们期望此文有助于推进高管激励与薪酬契约领域的相关研究,并祝大家劳动节愉快!




A survey of executive compensation contracts in China’s listed companies


Yubo Li , Fang Lou , Jiwei Wang , Hongqi Yuan.


We analyze 228 executive compensation contracts voluntarily disclosed by Chinese listed firms and find that central-government-controlled companies disclose more information in executive compensation contracts than local-government-controlled and non-government-controlled companies. Cash based payments are the main form of executive compensation, whereas equity-based payments are seldom used by Chinese listed companies. On average, there are no significant differences in the value of basic salaries and performance-based compensation in executive compensation contracts. But, compared with their counterparts in non-government-controlled companies, executives in government-controlled companies are given more incentive compensation. Accounting earnings are typically used in executive compensation contracts, with few firms using stock returns to evaluate their executives. However, the use of non-financial measures has increased significantly since 2007.



目前已有大量文献针对高管激励、薪酬业绩敏感性等内容进行了讨论,这些讨论丰富了薪酬激励机制与效果等领域的研究,但因为获取高管实际薪酬契约非常困难,大部分研究以隐性薪酬契约的假设为前提,来探讨报酬与企业业绩之间的关系。由于没有考虑实际薪酬契约的内容,这些文献的研究设计和政策含义就可能存在局限性。该文收集了2004-2010 228 份中国上市公司自愿披露的高管薪酬契约,对其规范对象、披露程度、薪酬结构、考核指标及绩效薪酬的计算方法等方面进行了分析,以期打开高管薪酬激励的“黑箱”。下面,我们拟从研究动机、研究样本、数据分析以及研究启示四个方面对该文进行简单介绍。


1.研究动机


(1)作者认为,虽然潘飞等(2006)对2002-2004年上市公司公开披露的54份高管薪酬契约进行了分析,但2004-2011年,我国上市公司高管薪酬面临一系列的制度变迁,所以有必要对2004年后的数据进行调查分析,从而更具时效性地探讨契约设计与薪酬激励等相关问题。同时,潘飞等(2006)取得的薪酬合约很少,没有对不同种类企业的薪酬契约进行调查。得益于样本量的扩充,该文除了对薪酬契约总体上进行分析外,还进一步从股权性质的角度考察了治理环境是否对高管薪酬契约的制定有影响。


(2)从2007年开始,中国上市公司全面实施新的会计准则体系,这势必会对会计信息以及公司治理等方面产生重要影响。该文希望通过对高管薪酬契约的分析,检验财务指标使用情况在新准则实施前后是否会有变化,从而探讨会计准则与薪酬激励的关系。


(3)从 2004 年开始,薪酬契约披露的内容和详细程度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与已有研究相比,该文希望可以考察不同业绩指标的权重、分析绩效考核的具体公式,从而进一步打开企业薪酬激励契约的“黑箱”。


2.研究样本


该文研究的 228 份薪酬契约来自巨潮资讯网站2004-2010 年上市公司公开的信息披露。截至2010 12 31 日,国内A 股上市公司共2141 家,约11%的上市公司自愿披露了其高管薪酬契约。下表为薪酬契约披露的统计情况。Panel A 为年度分布,2004-2010 年间,201家公司披露了228 份高管薪酬契约,其中25 家公司在这期间披露了两份高管薪酬契约,两家公司披露了3 份。2007 年之前,披露高管薪酬契约的公司较少,2008 年之后逐年增加,2010 年披露了59 份高管薪酬契约。将样本契约按照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进行分组统计,228份薪酬契约中,非国有控股公司89 份,约占该类公司总数的8%。国有控股公司139 份,其中央企披露41 份,占央企总数的11%;地方国企披露98 份,约占地方国企总数的14%。可见,相较于民营公司,更多的国有公司披露了其高管薪酬契约。


3.数据分析


该文通过分析后发现:

(1)在取得的薪酬契约样本中,中央国企披露程度较好,地方国企次之,非国有控股公司最低。


(2)薪酬契约的考核指标仍以财务指标中的利润指标为主,样本契约中只有三家公司采用了市值指标,非财务指标在2007 年以后使用次数明显增加,相对于地方国企和非国有控股公司,中央国企更多的使用非财务指标。


(3)考核指标的参照标准仍是以内部标准为主,较少公司选择行业、资本成本等外部标准作为考核指标的参照。


(4)样本中有57份契约披露了财务指标在考核体系中的比重,对其分析后发现,相较于2007年之前,2007年之后,财务指标比重的均值和中值均有明显下降,这说明从实际契约上来看,执行新会计准则后,财务指标在高管薪酬契约中使用程度下降。然而这具体是由于准则变化的原因,还是管制的结果,该文并不能给出确切结论。


(5)高管薪酬结构主要由基本薪酬和绩效薪酬构成,以股份支付为基础的薪酬较少。多数契约规定基本薪酬为某一固定值,部分契约以职工平均薪酬的倍数为基础确定高管的基本薪酬。另外,以披露基本薪酬数额的公司为样本,该文在对其基本薪酬和绩效薪酬进行统计分析后发现,基本薪酬与绩效薪酬均值和中值差别不大,薪酬总额中将近一半为基本薪酬,说明我国上市公司高管薪酬激励程度不高。按照实际控制人类型不同分组统计后发现,相对于非国有公司,国有公司激励程度较高。


(6)关于绩效薪酬的计算方法,多数公司选择以利润或以固定薪酬结合业绩指标考核情况确定绩效薪酬,部分公司选择以前期绩效薪酬或员工平均薪酬为基础确定绩效薪酬。另,具体统计分析表格请查阅原文。


4.研究启示


针对以上研究结果,该文该还提出了以下研究启示与展望。首先,不同企业的业绩考核指标差异很大,那企业是如何选择考核指标的?财务指标和非财务指标又是如何选择、权重如何确定的呢?业绩考核以预算作为业绩基准还是以以前年度的业绩为基准?薪酬结构是如何确定的呢?作者认为针对上述这几个问题的研究将有利于推进对薪酬合约制度的理解。其次,不同的薪酬合同是否会起到不同的激励效果?那哪些指标、条款更有效?同时,作为被考核者的管理层,对不同的指标会做出什么反应呢?且由于各种指标之间又有一定的关联,管理者又如何为达到这些指标进行选择呢?作者认为上述问题既是研究的空白同时也为研究提供了新的机会。最后,公司自愿披露薪酬合约的动机又是什么呢?针对这一问题,该文认为在未来的研究中,对公司薪酬政策的披露进行更细致的分析是必要且有趣的。总而言之,该文期望以上问题与未来可能的研究既可以帮助学者更好地理解薪酬合约在公司治理中的作用,同时也可以帮助监管部门制定更有效的高管薪酬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