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龙发艺发型设计价格联盟

女创意总监的第一年

Tmagazine2018-04-15 12:18:06




Maria Grazia Chiuri 是 Christian Dior 历史上首位女性创意总监。去年 7 月,她即将入主 Dior 的消息曾引起巨大轰动:一方面,她此前在 Valentino 任职期间取得了傲人的成绩;另一方面,作为全球最负盛名的时装屋之一,Dior 终于迎来了翘首以盼的第一位女掌舵人。

 

不过自那之后 —— 尽管人们对 Chiuri 的上任赞叹有加 —— 这样的积极反响并没能转化成对其工作的完全认可。在 Valentino 期间,Chiuri 的工作伙伴是她的前任设计搭档 Pierpaolo Piccioli:在品牌创始人 Valentino Garavani 退休之后,这对搭档为当时显露颓势的 Valentino 赋予了新的价值,使其销量大增。


Chiuri 在巴黎装饰艺术博物馆内。这里正在举办专展(即日起至 2018 年 1 月 7 日),庆祝 Dior 品牌 70 周年,这也是该博物馆迄今为止举办过的最大型展览


入主 Dior 之后,Chiuri 宣布自己打算以「We Should All Be Feminists(我们都应该是女性主义者)」为主题,推出一系列售价为 710 美元的T恤,这一举动虽然受到了买家的热烈欢迎,但也引发了部分圈内权威评论家的疑问。

 

Chiuri 的豪华公寓位于巴黎最奢华的中心地带,那里既是她的隐身之所,又像一个暗堡。从这套公寓可以俯瞰卢森堡公园,它距离卢森堡宫更是咫尺之遥(卢森堡宫是另一栋壮观奢华的居所,它过去的主人是意大利美第奇家族成员 Maria de’ Medici,她曾打破了法国的贵族传统,位极王后,是路易十三的生母)

 

「从小到大,我总听人说待在自己的舒适区里也未尝不可。」她说,「特别是女人总会听到这样的教导:你得找到自己的舒适区。我觉得这是不可能的,根本就不存在舒适区这种东西。」

 

在巴黎,Chiuri 仍然是个局外人。来到巴黎之前,她的大半人生都是在罗马度过的:她在这座城市里出生、求知、居住、生儿育女,也在这里先后为 Fendi 和 Valentino 工作。Chiuri 的法语一直在进步,不过现在还不够流利;她画着厚重的黑色眼线,说话带浓厚的意大利口音,总爱用「bellissima(意大利语,意为美极了)」来强调自己的感受。


时尚博主 Chiara Ferragni 穿着由 Chiuri 设计的女权标语的 T 恤衫


Chiuri 的丈夫留在了罗马,所以她周末才能与丈夫团聚。两人的孩子现在都已经长大,女儿 Rachele 今年 20 岁,正在伦敦学习艺术;儿子 Nicolo 今年 23 岁,还在罗马读书,修读的专业是工程和计算机科学。「我每次回来孤身一人地住在这儿,总觉得像是 1990 年左右回到佛罗伦萨的重演。」她说着,回想起当年刚刚开始打拼事业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重新学着独自生活的学生一样。



当然,Chiuri 的寓所和学生宿舍有着天壤之别,尽管她几乎没有时间按照自己的喜好来布置房间;画作和照片都还靠墙放着,房间里到处都是成堆的书。以她为首的设计师们处于这个商业帝国的核心地位(Christian Dior Couture 在上一个财年的报收约 20 亿欧元),公寓里极尽奢华的装饰正体现了对他们的倚重,更不用提那些国宝级的法兰西珍宝了。(不过,有次巴黎酷暑难耐的时候,Chiuri 发现「奢华」不代表空调系统也有保障)更何况,她也不再是学生了:她已经成为世界几大奢侈集团之一的掌舵人,一举一动都在聚光灯下。

 

现年 53 岁的 Chiuri 早就不是一个新手了,但是 Dior 的设计工作仍然需要仔细审慎地推敲,这一点是巴黎的其他奢侈品牌难以望其项背的。在法国时尚界有几位俗世圣人,总被称作「Monsieur Dior(Dior先生)」的 Christian Dior 便是其中之一;他和 Cristóbal Balenciaga 以及自己的门生 Yves Saint Laurent 几乎组成了一个「圣三角」,而 Dior 本身也在这个城市中占据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Chiuri 在位于巴黎市中心公寓的阳台上


在品牌精神的激励下,许多员工一腔热忱、忠心耿耿地投身到了工作当中(公司档案里包含有一些文件,记录了一位从 1947 年到 1990 年一直在工坊供职的主管)。与此同时,它为 LVMH 集团打下了基石,而且对 Bernard Arnault(LVMH集团董事长和CEO)来说具有十分特殊的意义。

 

Chiuri 只是 Dior 的最新一任总监,而且她反复强调,如果无视 Dior 在 Dior 先生之后经历的变迁,无异于给它在上世纪 50 年代的那段历史画上了句点。Dior 先生于 1957 年逝世,彼时距他的第一场时装秀已过去 10 年时间;随后,Saint Laurent 受命接任品牌创意总监一职。在那之后,Marc Bohan、Gianfranco Ferré、John Galliano 和 Raf Simons 曾先后接管过 Dior;如今,品牌迎来了 Chiuri 的时代。

 

今年是 Dior 的 70 周年诞辰,巴黎装饰艺术博物馆(Musée des Arts Décoratifs)举办了时装回顾特展「Christian Dior, couturier du rêve」(Christian Dior,梦之设计师),展览挑选了品牌从 1947 年至今所设计的 300 多款高级定制连衣裙,以纪念品牌历任的时装设计大师留下的经典作品,Chiuri 的设计也位列其中。

 

「我从没想过会在那里看到自己的名字,」 6  月底,Chiuri 在布展期间取道穿过正在施工的现场,如是说道,「更没想过那些作品是为 Dior 设计的。」


Chiuri 在 Dior 2017 春夏高级定制发布会后在秀场与模特合影,这是她上任后的首个高级定制系列作品


继此前的几个系列之后,Chiuri 于 7 月 3 日推出了新的高定时装系列。不过在某些方面,议论仍然不绝于耳。对于她的第一个高定系列,《WWD》执行主编 Bridget Foley 称 Chiuri 应该放弃梦幻、饰有精美刺绣的设计风格,她在 Valentino 时就对这种风格十分热衷,如今又在 Dior 延续了下来。Foley 在评论中写道:「在 Chiuri 继续开发自己对 Dior 的设想时,她需要更加明确地区分 Dior 与 Valentino。」 

 

今年 3 月,Chiuri 又推出了一个以海军蓝为主色调的时装大秀。Cathy Horyn(前《纽约时报》时尚评论员,目前是《New York》杂志旗下的时尚博客「The Cut」的自由评论员)写道:「我现在怀疑她到底适不适合执掌 Dior。」(值得一提的是,Horyn 是上一任总监 Raf Simons 的忠实拥趸。)Horyn 认为,她的设计「并没有什么张力」,而且看起来「不像是法国高级时装,反而像是漂亮的意大利运动装」。

 

「简而言之,」她总结道,「Chiuri 女士的系列带来的惊艳感并没有达到人们对 Dior 的期望值。这可能对她来说没什么,但是她的老板们可得好好考虑一下了。」

 

这些批评的言辞比大部分时尚评论更加直白、坦率,而且往往还是充满敬重之意的。不过,它们似乎并没有对 Chiuri 产生什么影响。尽管她为人十分慷慨大方,但是她对自己的见解却有着乐观而又执拗的自信。


这次品牌 70 周年回顾展,除了展示时尚名家的肖像写照,还首次以详实透彻的方式展示了多幅工坊画作、时尚摄影作品、数百份文档以及众多时尚配饰


「你不可能让每个人都喜欢你做的事情,」她解释道,「你要接受有人会批评你的事实,你要去倾听他们说了哪些有意思的东西。不过我觉得,最终的关键在于,你要去做自己认为正确的事情。重要的是,你要对自己做的事情有信心。这就是我的工作方式。

 

有人批评称,Chiuri 的某些作品和过去她在 Valentino 的设计太像了。而面对这样的指责,她说:「它们是两个不同的品牌,不过每个人总有某个部分是相同的,你没法把自己的本质抹掉。」

 

她的老板、Christian Dior Couture 的主席兼总裁 Sidney Toledano 似乎也对这一切毫不在意。 「我不能说媒体上的评论家有什么不好。」 Toledano 说,「但是 Maria Grazia 的理念确实满足了女性的渴望,我对这一点深信不疑。其他的……就得了吧。」他表示,Chiuri 的前几个系列在全球的销售表现都很不错,但是拒绝透露具体的数据。

 

「到目前为止,我们收到了很好的反馈。」 Saks Fifth Avenue 的首席商务官 Tracy Margolies 介绍说。这家公司和 Dior 联手推出了多个窗展、店中店,以及一个数字胶囊系列。Tracy 补充道:「源源不断的顾客走进店里,他们想要了解最新动向。这样一来,销售额的确有所增长。」


由 Chiuri 设计的部分作品

 

就某些方面而言,Chiuri 和她的许多同侪不一样。她是一个为女性设计服装的女设计师,而时尚界似乎对男性设计师的工作成果更加宽容。她表示,如果你是一名女设计师,「他们会觉得你首先是一个女人,其次才是一个设计师。」她的时尚推崇的是选择,而不是命令;在她看来,高定时装是「永不过时」的,但是成衣就有它们各自的季节,所以更需要选择、舒适和信心。她并不是那种殚精竭虑型的天才设计师,因为他们连下摆的长度都要劳神许久。



「我真的很开明的,」她说,「我喜欢团队合作。我不是那种喜欢独自待在办公室里的设计师。如果让我那样做,10 分钟后我就忍不住要自我了断了。」说话的当下,她正站在自己的办公室内,她说自己很少长时间待在里面,反而更喜欢在廊道上走来走去。她的桌子上放着一盆兰花,因为疏于照顾已经有些枯萎了,这也正印证了她的话。(一个助理发现之后,很快就把它换成了一个插着白玫瑰的花瓶)

 

很多设计师和评论家都认为,设计师的工作就是竭力创造出新的东西;而 Chiuri 来到 Dior 之后,却选择把历任设计大师的作品结合、再现:她借鉴了 Galliano 用文字游戏设计的标志(Galliano著名的「J’Adore Dior」装饰图案被浓缩成她的新标志「J’Adior」),以及在 Hedi Slimane 执掌 Dior Homme 时期成为大热标志的蜜蜂徽章。


Chiuri 与 Dior 负责国际沟通宣传高层 Olivier Bialobos 在秀场后台

 

Dior 品牌的设计作品十分广博,尤其是公司刚刚在其工作室附近建成了一座巨大的档案馆,其质量可以与博物馆相媲美。「你要带着你过去的一切活着,这种说法让我着迷不已。」 Chiuri 说,「可能是因为我出生在罗马的缘故。在那里,到处都是历史的痕迹。我觉得你不可能把过去抹掉。你得漂亮地带着过去好好活着。」

 

对于 Chiuri 来说,Dior 既代表着一段全新的过去,也是一个全新的环境,她可以身处其中,并重新诠释自己的所得。当 Chiuri 来到裙装工坊和套装工坊,她穿着一条黑色裙裤,手指上戴着几枚大大的戒指。在那里,大部分女工(还有少数男工)都热情又小心地接待了她,他们中许多人在 Dior 工作的时间可比她长多了。

 

Chiuri 说,她只从 Valentino 带走了两个设计师,所以至今还在和前任设计总监留下的员工、工作室以及工坊互相磨合。她笑着说,工坊的人「发现我真的没什么拘束。不过说实话,我都这个年纪了,也改不了了」。


Chiuri 在 Dior 的工坊视察工作,这件裙子的刺绣由巴黎刺绣工坊 Safrane 复刻 1950 年代 Dior 先生的刺绣工 Rébé 的作品,原作现收藏于 Granville 的 Christian Dior 博物馆

 

走到一个工坊的某个角落时,她停了下来,细细地端详着放在那里的木制帽模。它们的主人是一位叫 Silvana 的女帽设计师,她正在和 Stephen Jones 合作设计 Dior 的帽类单品和头饰。当被问到自己在 Dior 工作了多久的时候,她停顿了片刻。


「18 年?也许 20 年?我也不记得了。」她说。

 

「不管怎么说,保持得真好。」 Chiuri 爽朗地回答道,「希望我也能这样。」

 


-

撰文:Matthew Schneier

微信编辑:张权


Copyright © 2017 T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