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龙发艺发型设计价格联盟

穿腻了高订直接穿自己设计的?她的人生根本不需要解释那么多!

时尚芭莎2018-05-31 10:03:35

她是出生在哈萨克斯坦的叛逆少女,也是如今众所周知的俄罗斯名媛;她在巴黎高级订制时装屋的VIP名单中盛名远扬,却也在勤奋地耕耘着自己的品牌,为保护并振兴俄罗斯传统手工艺而努力着。Ulyana Sergeenko的多重身份,让她成为今天时尚界最迷人的女人之一。


“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喝伏特加就是不久前和Domenico Dolce一起,这酒可真够‘俄罗斯’的!那天晚上我们推杯换盏,干完还要把杯子往身后一扔,就像俄罗斯老爷们儿那样。我经受住了这次‘炮火的洗礼’,从此之后伏特加就流淌在我的血液里了!”Ulyana Sergeenko幽默地侃侃而谈,没有丝毫名媛贵妇的娇嗲矜持,豪爽热情让人倍感亲近。面对一个中国人,她知道只要聊起喝酒这事儿,“老邻居”之间立刻就能拉近距离。而我们的对话,也像乘上了一趟关于她人生的“东方快车”,从前苏联的哈萨克斯坦一路前往今天的绚烂巴黎,再回到她的家——莫斯科忙碌的制衣作坊。


来自前苏联的女孩

Ulyana Sergeenko出生于哈萨克斯坦,父母是语言学家。就像大多数在上世纪90年代以前出生的中国孩子一样,Sergeenko儿时的衣服也都出自祖母Sonya之手。“我一出生就在穿订制装了,”她骄傲地说:“而且我还会自己改衣服,把非常严肃的校服改得面目全非。有的时候我会同时穿着裤子和裙子来上学,要是老师问起来,我就说是我奶奶让我这么穿的,因为天气太冷了。老师们总奚落我,甚至把我的照片登在了校刊上通告批评。长大以后,我有个同学还把她保留的一本校刊当作礼物送给我了呢!”十岁时,苏联解体,她随父母搬到了圣彼得堡。但讲到苏维埃时期那叛逆的童年,Sergeenko的言语中满是纯真的快乐。

Ulyana Sergeenko的祖母与父亲


“我还挺怀念那时候的。”Sergeenko回想着自己的成长经历,悉数起她和几个国家的不解之缘:“我出生在哈萨克斯坦,地理上来讲,我是个亚洲人。中国与哈萨克斯坦接壤,所以我对中国文化也很感兴趣。如今我的设计在向俄罗斯的历史和传统致敬,我的审美也是在赞美俄罗斯女性。我说的‘俄罗斯’指的可是前苏联所包括的十五个国家。”历史的剧变对国家来讲或许是政治形态上的,但对个人来说,也无形中丰富了Sergeenko的文化视野。

Ulyana Sergeenko 2017年春夏高级订制系列


2008年,29岁的Ulyana Sergeenko嫁给了俄罗斯保险业巨鳄Danil Khachaturov。我们对这二人如何相知相许并没有太大兴趣,但很明显的是,Sergeenko可不是那种脑袋空空,仅靠着姿色美貌吸引富豪的傻女人。婚后的她不仅拥有幸福的家庭和数不清的财富,也一路跻身五光十色的社交界。从此,高级订制时装,成了她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东西。


新俄罗斯女性代言人

她总能穿出自己的风格——优雅的A字长裙,凸显纤细的腰身和修长的双腿,所到之处都变成了俄罗斯的白桦林,她优雅地漫步其中,一枚羽毛胸针或一幅真丝手套也让她陶瓷一样的脸庞更具气场。我告诉她中国有不少人都有俄罗斯情怀,要怎么穿才能又时髦又带点俄罗斯味道呢?“一枚头巾和一幅红唇就能让你看起来像个俄罗斯娃娃了!”聊起她最喜欢的衣着搭配,她两眼放光,滔滔不绝。


从2010年开始,Sergeenko和她的闺蜜们开始受到了西方时尚媒体的瞩目。这支被称作“俄罗斯名媛四人帮”的队伍里除了她之外,还包括时尚编辑Miroslava Duma、设计师Vika Gazinskay和前模特Elena Perminova。她们经常一起出现在时装周各大秀场的门前,肩并肩地向全世界展示着当代俄罗斯女性的新面貌。即便在今天的俄罗斯,女性的地位仍然低于男性,更没有几个能让人叫得出名字的女企业家或政治家,这几个女人却家喻户晓。年轻人都很喜欢她们,不仅因为她们所拥有的美貌和财富,也因为她们用自豪的姿态告诉人们:我们俄罗斯不是只有丰满的家庭主妇和说不好英语的未成年模特! 

 


而在她们之中,Sergeenko又是最引人注目的一个——她是四人里唯一既消费高订,同时也在创造高订时装的名媛。虽然她从未接受过系统的学院派训练,但就像她自己所说的那样,她的生活从未离开过“订制”。在超模好友Natalia Vodianova的介绍下,Sergeenko获得了进入巴黎高级时装行业的敲门砖。

SergeenkoNatalia Vodianova


很快,2011年,她就在莫斯科举办了小型的发布会,第二年便带着32套样衣登上了巴黎高订时装周的T台。争议一直伴随着她,很多人都只当她是玩玩罢了。毕竟她太富有也太出名了,一个名利双收的女人没必要去辛苦地创业,尤其还是竞争激烈的时尚圈。可Sergeenko不管这些:“我不能想象没有工作的生活。”她坚定地说。就连Vodianova也不得不承认,Sergeenko是她见过的最勤奋的女人:“她压根儿对时差无感,飞机一落地就能立刻开始工作。”2015年,Sergeenko和丈夫办理了离婚。这更将其塑造成了俄罗斯年轻女孩心中自由独立的新女性偶像。


时装讲述俄国往事

Sergeenko的设计和她本人的穿衣风格一脉相承——戏剧化的风格总能让人联想到某种特定情节中的女性形象。“我很爱看电影,也喜欢读书,经常会幻想自己要如何设计书中人物的形象。我喜欢穿黑色,这让我觉得自己变成了肖洛霍夫的<静静的顿河>里的人物……我还是王家卫的超级粉丝,他的很多作品都能带给我灵感。”

Ulyana Sergeenko2016年秋冬高级订制系列


但不仅是文艺作品,成长经历中遇到的很多人都是她的“缪斯”,万变不离其宗的是扎根在她灵感中的俄罗斯文化。她在巴黎发布的第一个系列——2012年秋冬高级订制系列中,祖母经常穿的印花A字背带裙成为俄式女性化气质的代言;高耸的礼帽、曳地的长袍和火红的肩章则生动地塑造了红场士兵的帅气模样。2013年春夏系列灵感来自《飘》的女主人公斯嘉丽,但故事的背景从美国农场换到了俄罗斯庄园。2015年的系列描绘了她童年印象中苏维埃公社的集体公寓,以及她在那里见到的穿着真丝连衣裙的神秘女人。而她对皮草的大胆运用,也很容易让人想到北极探险队员身上的貂毛大衣……


2017年春夏系列是她今年1月在巴黎发布的最新作品。也是她从2012年至今,连续在巴黎高级订制时装周上发布的第十个系列。 阔别T台已久的Natalia VodianovaDoutzen Kroes 为了她们的好朋友再次站在了聚光灯之下,演绎那些浪漫的抹胸裙。


随着Ulyana Sergeenko高级订制时装一个系列接一个系列地发布,那些故事性与美感兼具的设计让人们再也不敢轻言她是在玩票了。位于莫斯科的工作室里雇佣着上百名员工,全部来自俄罗斯和周边的前苏联国家,为全世界的客人提供着本土手工匠使用传统工艺制作的订制时装。“我很欣赏Domenico Dolce和Stefano Gabbana,他们用设计表达对的祖国的热爱。而在我自己的品牌,在莫斯科的工作室里,我们扶持那些几乎快要失传的传统工艺,比如沃洛格达和叶列茨的手工蕾丝和民间纺织技术。”

Ulyana Sergeenko平日自己的穿衣风格也自成一派


“时装周结束之后你有什么休假的准备吗?”采访的最后,我试着换一些轻松的话题问她。“每年夏天我都要带我儿子Alexander和女儿Vasilisa去意大利,我们总在同一个小村子租同一间房子住。不过我也希望有一天能带他们一起去中国看看。”说起孩子,她和每一个母亲一样,语气中爱意满满。“那约会呢?你印象里最浪漫的约会是什么样的?”我又问到,希望能了解一下这位生活如此绚烂的女人是否也拥有常人难以想象的梦幻回忆。但她只是简单地说了句:“应该永远存在于未来吧……”便只字不再提。


策划:时尚芭莎时装组

摄影/Yana Davydova、王小龙Mori Wang

设计师肖像摄影/Timon Afinskiy、Nikolay Zverkov  

编辑、文字/Yoanna  

模特/Marisha Urushadze(Lookmodels management、Premium Models)、Katya Lashko(Model 1、Marilyn )

制片/Olya Chess、许婧怡Yvonna Xu

化妆/Joey Choy(Val Garland team) 

发型/Antoine Wauquier

场地提供/Le Cirque d’Hiver

监制:于昆K'

微信编辑:Leon Deep



更多时装穿搭请戳▼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