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龙发艺发型设计价格联盟

“一个半夜爬起来的老男人”,值得尊重诗言诗语

香亭在埝南2018-05-19 16:45:53




中原油田作协召开袁树雁诗歌创作研讨会 


2月17日下午三点,中原油田作协和中原油建公司工会在油建公司办公楼会议室组织召开了袁树雁诗歌创作研讨会。油田作协主席韩明、中原油建工程有限公司工会主席方斌、油田及濮阳市著名诗人以及20多名诗歌爱好者参加研讨,弘扬诗歌精神,鼓励创作热情,激发创作能量。

袁树雁,笔名西衙口、宛西衙内,毕业于重庆科技大学,中石化作协会员,现为中原油建工程公司非洲项目部职工。几年来,他利用业余时间,辛勤创作诗歌,在《诗刊》《汉诗》《星星》等国内著名刊物发表诗歌及评论文字多篇,出版有诗集《五重塔》(合著),在国内颇具影响。2016年12月,他参加了北京文艺网第三届国际华文诗歌评奖活动,他的诗歌作品以自身的独特魅力和生活体验,得到了专家评委的关注和认可,最终荣奖二等奖,著名诗人杨炼先生为他颁奖,并由唐晓渡宣读授奖词。这一奖项在国内外多家纸媒和网刊进行了报道,这是几年来油田诗人在全国诗歌评比中荣获的较高奖项,为中原油田在全国当下诗歌突围和创作中争得了荣誉和一席之地。

本次研讨会由油田作协主席韩明主持,介绍了袁树雁诗歌创作情况,对他获奖表示祝贺,对中原油建多年来重视企业文化建设、文学人才辈出给与了高度评价;著名主持人王向明宣读了第三届国际华文诗歌评奖致袁树雁的颁奖词;袁树雁发表个人创作及获奖感言;油田及濮阳市著名诗人安爱军、田晓炜、李志胜、李晓宏、魏利民、张钰以及20多名诗歌爱好者参加研讨,对袁树雁的诗歌从创作的形式、题材、内容等多方位进行研讨,共同探讨对诗歌的认识和体会,以及诗歌带给人的精神力量。中原油建工程有限公司工会主席方斌做了高度总结。他说,诗人是脆弱的也是坚强的,诗人是自我的也是大众的,诗人是自由的也是有责任的。今后,将继续支持鼓励文学创作,出人才、出精品,把油建人的优良传统发扬光大,为中原油田企业文化建设做出新贡献!安爱军





“一个半夜爬起来的老男人”,值得尊重

——在诗人西衙口作品研讨会上的发言

雨蝶

 

很高兴参加今天下午这个研讨会。原因有三:一是春天里有诗意弥漫;二是“一个半夜爬起来的老男人”写的诗让今年这个春天更像是春天;三是借着惺惺相惜的春天,搭乘西衙口先生的诗船,与大家相聚,与各位文友结缘。

我想谈三个问题:一是我眼中的诗人西衙口;二是我领略的西衙口诗中的风景;三是我的心得体会。

 

下面,先谈第一个问题:我眼中的诗人西衙口

“西衙口,本名袁树雁,博客宛西衙内。祖籍河南南阳。毕业于重庆科技大学,现生活于中原油田。喜欢活色生香的文字,有诗歌作品及其他文字在《诗刊》《星星》《汉诗》等刊物发表。出版有《五重塔》(诗歌合集,合著)。获第三届北京文艺网国际华文诗歌大赛二等奖。”——这是“新诗百年庆典暨北京文艺网第三届国际华文诗歌奖”颁奖典礼上对诗人西衙口的介绍。

我认识“袁树雁”这个名字已经很久,但是从认识他的名字到认识他本人,差了整整“一个夏天+一个秋天”的距离。为什么要这样说呢?他的名字,因为诗歌,因为濮阳市与中原油田,说“情投意合”也好,说“惺惺相惜”也罢,掐指算来,应该追溯到数年前;而见到西衙口他本人,则是在去年冬天。在濮阳县南环的湿地公园,我老家长垣的一树、雨浓、棠棣等几位诗人来访,我才有幸与西衙口把盏。之后,通过微信群、朋友圈,今年春天我与他又连上了“电”,时而我“电”他,时而他“电”我。

西衙口小我几岁,但从面相上看,他各方面要比我“经验丰富”得多,且其温柔至少要比我高两个层次以上。中原油田诗歌大咖“我在这儿”安爱军老师,常尊西衙口为“西门大姐”,其红颜粉丝度,由此可见一斑。

前天爱军老师给我发信息,说中原油田作协要为西衙口开一次作品研讨会,作为同样爱诗的人,我随即“心里痒痒”得很。由于当时身边有省里的领导公干,我不便贸然答应……还好,今天上午他们碍于周末“弃约”了,才使得我下午欣然来“赴约”,且带来了耳朵和嘴,可听可说。我为我自己感到庆幸。


下边,我谈我的第二个问题:我领略的西衙口诗中的风景

说实在的,我读西衙口的作品不多。就像我读其他诗人的诗作一样。一是我的心性太随意、太散,二是红尘生活中纷扰太多。

去年河南省诗歌创作研究会濮阳市分会挂牌,我有幸与诗人加同窗冯杰君小叙,他讲:“现在写东西,是谁写的谁看,写谁的谁看。”仔细一想,也真是啊!自己习诗多年、一直不进步,其皆因是“脚踩西瓜皮——滑到哪里算哪里”,加之闭门造车、坐井观天,忽略了“诗和远方”。

蓦然回首,便望见了诗歌花丛中的一朵西衙口,我遂完成了从认识他的名字,到认识他本人,再到认识他诗歌的“华丽转身”。闲暇研读他的诗,时常有“柳暗花明又一春”的新鲜感,个中旖旎景致不断。

一是语言的“练武场”。西衙口的语言,字如剑,铸句如铸刀(这似是诗人一树先生所言)。这让对语言有洁癖的我,心洞大开,由衷赞佩。我曾将之说与我文字圈的朋友,他们竞翘大拇指,调侃道:濮阳能让你感叹之人,那其语言功夫,不能说“万夫莫开”,也是“百夫难奈”吧。

譬如西衙口的获奖诗歌《蝴蝶》:“我以为天空不会碎,/我以为碎片会很大,/我以为琐屑不能飞,/我以为飞走的还能回来。”其间不着“蝴蝶”二字,却有无数蝶羽翩翩在飞。

再有他的《林冲》:“大风雪用最短的时间走遍了天下的路”“多漂亮的江山,怎么也值得一副脚镣。

西衙口娴熟的汉字排序,精准的语句列队,让我原来所固守的诗歌阵地,倏然被攻陷。

其二是意境的“清泉跳”。唐诗“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大家都耳熟能详。西衙口的诗,精致语言所酿造的诗歌意境,我感觉与山间青石上“闲庭信步”的泉水、溪流,其清新、惊艳、陌生、优美,足有一比。你看他笔下的雨:“雨落下来,/梨花开了。/雨落下来,捏造了天空,山川,和枝头,/并把它们哄骗到同一个屋檐下。”(《雨》)

你再看他笔下的爱情:“有的洗洗/有的袖子一抹就啃了起来”(《谈爱情》)“也有的问都不问/客气得像个盘子”(《谈爱情》)。等等。

题外话:就是西衙口的这首《谈爱情》,我前天晚上给省里来的领导“普及”情人节的爱情时,一直推崇“有的洗洗(睡了)/有的袖子一抹就啃了起来”。众人闻了,击掌叫绝。当然,“睡了”那两个字是我刻意加进去的佐料,而非西衙口先生的原创。

三是眼界的“大舞台”。云找云,雾找雾,鸟鸣找到了自己没有吹嘘过的部分。”(《鸟鸣之10》)是诗人西衙口《鸟鸣》的第十章节,也足以诠释了他的诗歌观。就像他的“作者简介”里介绍的那样,西衙口“喜欢活色生香的文字”,要我说,他所喜欢的,也许更是“自由自在,博古通今”的天地大舞台。

北京文艺网国际华文诗歌奖的颁奖词也已说明了这一点。“真正令他心醉的,是携万物一起化入诗歌,并在这一过程中令它们互为感官和喉舌。”“他的运思多从容腾跃、穿行于现实与历史、历史和想象、想象与梦境、梦境和呓语之间,却又总能保持住自由和自律的危险平衡……

西衙口讴歌当代,却不怠慢古代,且比较向往唐朝的爱情。“首善长安,蓝天姓李,没有污染。”“爱情也过于发达,/三妻四妾是寻常的事。”(《唐朝指南》)。这点,作为“老李家”的一员,毋容置疑,我也喜欢。

西衙口写《屈原》:“有江河的自由/而没有崖岸的自由”“民的自由是炊烟,草木清楚。/臣不是渔夫,/臣的自由是跳水,外加一块石头”。

他写《孔子》:“他说,诗歌不要粉丝。”“整个中原都是他的怀仁堂,/他腾出两只手放低身体。

他怀念李白:“神仙死了,/星星在遥远的窗户里抽烟。/苦,涩,麻,醉人,掉着通红的火星,/一个半夜爬起来的老男人,在大力褒奖他的耻辱。”(《夜越太白山,兼怀李白》)

与此相近的还有他的《关羽》《林冲》《秦始皇》等诗篇。

人生的中年,与时辰的半夜,具有通感。“一个半夜爬起来的老男人”,像谁?每个人心中,或许各有各的“哈姆雷特”。我暗自思忖,像我等“人逾知天命,还写诗找乐”的老男人,半夜灵感闪动,翻身下床,一边找鞋一边遣词造句,那也不是多么怪的事儿啊!

这里,我更愿意理解为,西衙口他是想成为像李白那样的大咖、大豪。联想电脑的广告词“如果没有联想,世界将会怎样”,就颇能点破这一点。只是“老男人”脸皮儿都有点薄,迷离夜色来访,正好可以拿来作遮掩。我相信西衙口有这个能力,未来也有这个实力。

另外,刚才韩明主席对西衙口的建议——“圈上一块地,养好一匹马”,很好。颇有感触和启迪。希望西衙口与大家共勉!

四是内蕴的“重量级”。西衙口的诗,大多数比较短。悦读他的诗,我常下意识地念及咱们那个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梅花过溪桥,个小容量大。寥寥三五句,抑或十数行,“夹岸数百步,中无杂树,芳草鲜美,落英缤纷,渔人甚异之。复前行,欲穷其林……”(陶渊明的《桃花源记》),一个美丽的“桃花源”就展现在读者面前。

但是,西衙口身居“桃花源”,挂牵的却是《桃花寨》:“争执的是我,/乘机招安的也是我。/天下汹汹,/幕府眼瞅大乱。/小小的黑社会,/桃花开得不讲规矩。”爱花之人,情蕴诗中;惜花之心,油然纸上。

在这方面,我还特别喜欢西衙口的《油菜花》(2012年04月06日):“能辜负的事物,都值得一再辜负,/我有充耳不闻的天赋。/这么多小女子,齐声唤我,/我的幸福六条腿,翅膀透明。/一朵花就是一座天堂,/不懂得挥霍的人就不知道阳光有多碎。

他的《妥协》(2013年01月11日):“猪肉在架子上坐不住/一脚跳下来/分开人群朝外走/想起另外一块还没有解放/他又掉过头来/重新回到钩上”。从小小的“猪肉”入笔,将世间无奈、人情冷暖收于笔下,炼就一枚徽章,贴在胸襟,自省、释怀。这首诗与他的那首《林冲》,可谓是“诗核一大一小”,交相呼应,折射社会,拷问人生。

于是,后来读到他的《顿悟》:“越过了一个冬季,/房檐上的鮰鱼,忽然有了新的波澜。/原来大海,/也是可以挂起来的。”一切郁结,恍若残冰逢春,渐溶渐解。“一江春水向东流”,面对大海,春暖花开!

此外,西衙口诗中的旖旎风景还有五,有六,有七、八、九、十,因时间关系,不再展开,且留待下回分解。

 

最后,我谈下第三个问题:我的心得体会

俗语说“三人行,必有我师”。读西衙口,欣赏其诗歌风景,我有幸访得“三枚甘果一瓢饮”。

“三枚甘果”是:

一、坚持。坚持创作,坚持自己的风格,“笑看风云起,稳坐钓鱼台”。坚持就是胜利。坚持就是未来。

二、纳新。“纳新”不是推倒重来,而是“扬弃”的反义词。它和学习是搭档,是好朋友、好伙伴。唐代诗人杨巨源曰:“诗家清景在新春,绿柳才黄半未匀。若待上林花似锦,出门俱是看花人。”一切美好的东西,都是越早越好。

三、谦卑。“谦虚使人进步,骄傲使人落后”。这里就不赘述了。

“一瓢饮”乃:

静。“耐得寂寞乐读书”,一样适合“耐得安静乐写诗”。静,可以邀月,可以赏花,可以与偶得聚会,可以和灵感雅集。静,让虫鸣、风语、光烛喜欢,让诗歌喜欢,也让我喜欢。

最后,真诚地谢谢大家!谢谢韩主席、方书记以及以前给我帮助和以后还会给我帮助的朋友们!谢谢西衙口!谢谢!

 

2017年2月17日星期五下午

于中石化中原油建工程公司办公楼会议室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