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龙发艺发型设计价格联盟

【意匠】关于设计的一点思考

意匠2022-08-19 12:51:48

    一直埋头于设计的输出,很少会对一些关于“设计”的内涵做出一些思考,即便是有所琢磨,也还停留在针对某一个设计作品好与坏的评判之中。随着接触的设计需求越来越多,遇到的情况和问题也随之而来,尽管我们会为寻求设计帮助的客户们提供一份比较完善的设计需求表,以logo设计为例,如下图:

    我们甚至会暗示性的做大或缩小一些信息的填写空间,引导客户针对某一个问题作出更多的阐释。而实际情况却是这个表格发挥的作用并不大,很多客户并不清楚自己想要的东西是什么,尽管他在某一个领域是非常资深的专家,但是涉及到“跨界”,我们都会变成“小白”。其实今天来和大家探讨这个话题也是源于最近的一次设计,由于存在沟通上的偏差,导致我们做了很多无用功,这也促使我静下心来仔细思考这个问题的根源。

    作为设计师总是希望客户能够清晰的提供他最真实的需求,比如客户想要用一头金黄色的雄性狮子作为他安保公司的logo就比客户想要一个大气、力量与安全感的logo来得更直接,我们可以做出一大堆以狮子为元素的logo满足客户对于这个logo的期望,而对于大气、力量这些空泛的形容词往往就无从下手了。

    总结这方面的经验,归根到底还是在沟通的环节上我们出现了问题,对于单项短期的设计订单,我们寻求快速的提出设计方案,解决用户的设计需求,这种单刀直入的方式首先保持了前期的效率,但是在项目中后期往往会出现客户发觉“越看越觉得不是自己想要的东西”,前期我们提供的方案会被客户选中的原因是他觉得我们的设计很好,喜欢占了主要;而在不断的沟通中,适合与否的问题就会出现,然后返工重做的现象也是会偶尔发生。为了避免这种情况的出现,我们开始更主动频繁地接触客户,在长时间反复的交谈中去了解他们的产品,提炼关键元素然后运用在具体的设计中,虽然增加了前期的沟通成本,但是往往可以一稿过,反倒是节省了大量的成本。

    当然,实际情况远比这些复杂,往往我们最害怕的设计需求就是“没有需求”,“相信你的实力,你们尽管大胆的去做”。这种无形的压力更为沉重,记得去年有个客户要做用品的品牌形象,要求就是“一切随缘”,我们看了他们的产品,了解了一些品牌内在的东西,然后开始着手设计,出了一稿又一稿,反反复复折腾了一个多月也没有做出让客户满意的一款设计,每次的理由都是“感觉和我想要的感觉差那么一点”,差在哪里也不清楚,就是差那么一点。当然,设计师的剧情就是这么的俗套,在即将放弃的时候我们退了最后一稿,也就是第一稿的方案,没想到就这么通过了,转了一圈用回了第一稿,这还真是“一切随缘(圆)”,然而客户并没有发觉这就是最初的方案。

佛说,OK。

   说这些不是为了矫情一下,遇到问题我们就要分析这些问题出现的背后原因,经验也就是在这样一次次的教训中积累起来的。我们往往会抱怨甲方反复改稿推翻方案,甲方也会抱怨我们出图慢或者输出不好,站在各自的立场都没有什么问题,很多时候我也会换位思考下,如果我处在甲方的角色,如何看待我们的设计呢,有这种角色互换的话,很快就会发现问题的症结并快速寻求到解决方案。

    “何谓设计?”工业设计师 Victor Papanek 给出的定义是,设计(Design)是为构建有意义的秩序而付出的有意识的直觉上的努力。

第一步:理解用户的期望、需要、动机,并理解业务、技术和行业上的需求和限制。 

第二步:将这些所知道的东西转化为对产品的规划(或者产品本身),使得产品的形式、内容和行为变得有用、能用,令人向往,并且在经济和技术上可行。

实际工作中,导致设计难产其实往往就出现在第一步过程中,我们不善于与客户沟通,客户也不愿意与我们传达产品真实的理念,那么设计怎么可能做得双方满意呢。

    聊了这个话题,一方面是对我这么长时间设计工作的一个总结,工作室里我已经渐渐远离了实际的设计画图,更多的是扮演者业务员和设计顾问的身份,我需要通过和客户的沟通更多、更精准地获得他们的设计需求,然后消化归纳给我的设计师们,通过我对各种信息的筛选提供给他们清晰具体的需求,就比如上文提到的那只狮子,这也在一直督促我需要不断的保持头脑清醒,保持有更好的“审美”能力。另一方面,也是想通过这样一个话题,引起大家的一些思考,不论甲乙方,免不了彼此抱怨,其实大家的利益点并不冲突,保持深入地沟通,我相信一切事情都不是问题了。

    

     最后,我一直蛮想聊聊“审美”与“审丑”这个话题的,现在信息流通很快,各种各样的“艺术作品”大量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而对于作品的评判能力仿佛已经远远落后于作品的生产速度了,那么我们不妨拿出来聊聊,何谓“审美”,何谓“审丑”。


本期小编:意匠

2017年3月12日   于   意匠工作室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