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龙发艺发型设计价格联盟

关于平台组织机制设计的研究启示

管理学季刊2022-08-19 16:08:10

 

管理理论与实践之间是怎样的关系?这个问题国内外学术界引起广泛争议。近期,我们刚刚完成一项关于海尔集团平台化转型的研究(发表在《管理学季刊》2016年第4期上。该研究对于我们从机制设计的视角认识平台组织的理论内涵具有一些启示价值,同时在实践中对中国企业的平台组织设计或平台化转型也具有很好的实践指导意义。:这篇论文对海尔案例的分析是目前见到的最系统和最深入的。;由此,需加快我们的探索,即创建领先的社群经济模式。经历以上研究过程,我们惊喜地发现我们的理论与实践会在这一刻走得如此之近,也欣喜地感受到我们的理论研究在解释甚至启示企业管理实践方面所蕴含的强大力量。

 

平台思想产生于新产品开发领域,代表了一种化繁为简的系统解构过程。在工业设计与生产过程,人们经常需要重复利用一些流程和组件,由这些模块和接口形成的平台意味着一些共同的开发结构,企业可以借助该平台来不断设计和生产一系列的产品,如新的汽车、计算机、集成电路、手机等等。例如,美国3M公司将企业内部的原材料、流程、能力、应用等方面的资源划分为46个平台,在此基础上持续开发具有创新性的技术和产品。按照哈佛商学院卡丽斯·鲍德温教授的定义,平台就是为依附其上的部件订立规则的地方,通过这些规则来支撑系统的多样性与演化性。在技术平台的基础上,经济学家将平台思想拓展到产业领域,用来指示那些联系两方或多方产品、服务、企业的中介机构,如银联等支付平台、社交软件等等。随着近年来互联网经济和平台商业模式的兴起,特别是2014年研究“双边市场”效应的法国经济学家让·梯若尔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平台成为中国社会当下一个非常流行的概念。

相比于针对零件、部件等有形要素的技术开发过程而言,企业的组织和经营过程更加难以结构化,不仅涉及到服务、流程等无形要素,而且很多时候依赖于人的能动性判断。因此,平台思想是否可以应用于企业的组织结构设计领域?这是一个在组织理论领域争议了很久的问题。1996年,《组织科学》杂志的一篇论文以意大利奥利维蒂公司的管理实践为例,正式提出“平台组织”的概念,将其定义为“一种能在新兴的商业机会和挑战中构建灵活的资源、惯例和结构组合的组织形态”。之后学术界开始关注于此,但这方面的研究很容易与“网络组织”或“平台市场”的概念混淆起来;很多研究停留在思想或概念层面,深入组织场景分析平台组织理论内涵的研究相对较少。

近年来中国企业界组织平台化的最佳实践者,莫过于海尔集团。伴随着互联网时代的到来,线上商城的丰富品类、优质的服务、高效的物流体验以及频繁的用户补贴政策,给海尔等传统线下企业带来了很大的压力。为了拉近其运营环节与消费者之间的距离,2014年海尔提出“三化”即“企业平台化”、“用户个性化”和“员工创客化”转型,将传统的事业部单元构建成为智能互联平台、洗涤平台、制冷平台、视听平台、厨卫平台等20多个平台,在这些平台上通过将员工创客化构建出3000多个不同类型的小微。

两年前我们开始此研究。我们以海尔集团的组织平台化作为研究情景,并选取平台组织下孵化成立的四个小微组织:雷神笔记本、免清洗洗衣机、智胜冰箱、车小微物流,来研究平台组织怎样通过机制设计来支持小微创业。研究采用的是嵌套性案例研究方法,通过实地访谈、二手资料、问卷调查等方式收集素材与数据。更重要的,就像鲍德温教授所强调的平台概念一样,我们从机制设计的角度分析平台组织的演化及其对内部小微创业的影响。

我们的研究发现:正如组织复杂性理论所揭示的,平台组织是由一些核心组件和外围组件共同构成的,是为两者互动订立规则的地方。相较于传统的层级化组织而言,平台组织联系的是更广范围里的众多利益相关者和内外部资源。因此,不同于层级化组织内部的管理制度,机制设计对平台组织的发展更加重要。就理论而言,机制回答的是“怎么样”(how)的问题,描述的是一套相互作用的要素如何相互作用而形成一种任何单一要素都无法形成的效应;其重点不是细节,而是驱动某种理论效应产生的类似“齿轮”与“‘传动”的系统。在海尔集团内部,有很多创新性的机制设计实践(如“人单合一”、“用户付薪”、“对赌协议”、“两维点阵考核”、“并联生态圈”等等)在推动着平台“齿轮”与“‘传动”系统的运转。实质上,这些机制是在开放系统的组织视野下,界定了平台组织发展的三组基本关系:平台与小微之间的相互依赖性;小微之间的相互依赖性;平台与外部环境之间的相互依赖性。

在机制设计的支持下,那些可变的外围组件(被企业界称为小微或小组)的重要优势之一就是演化能力强,具有很强的灵活性和适应性。基于小微与用户的持续交互,企业可以找到和改进眼下的利基市场并不断孵化和培育新的小微,进而满足内外部用户个性化与定制化的需求。随着平台组织的演化,可选组件的增多可以降低内部交易关系建立的投入和替换成本,同时那些不适应的小微会因为内外部竞争而被淘汰,而那些快速发展的小微会围绕自身建立更具有延展性的协作网络。在这点上,平台组织体现出经济学家和社会学家所讲的网络效应,体现为一种独特视角下的内部创业过程。

在平台组织构建中,企业也需要处理好内部市场机制、组织文化转型、创业生态系统培育等方面的管理问题。长远来看,一个企业要登上组织生态群落中的创新巅峰,不仅需要建立小微孵化的平台机制,也需要持续提升管理者的视野和能力。总体而言,以上研究对于我们认识平台组织特别是支持其演化能力和网络效应优势的机制设计问题具有一些理论启示价值。同时,以上研究对于当前互联网时代企业的组织设计与创新实践也具有很好的指导意义,在海尔集团内部得到积极的评价,被认为“对海尔案例的分析是目前见到的最系统和最深入的”。

经历以上研究过程,我们惊喜地发现我们的管理理论与实践会在这一刻走得如此之近,也欣喜地感受到我们的理论研究在解释甚至启示企业管理实践方面所蕴含的强大力量。管理理论与实践之间究竟是怎样的关系?这个问题在国内外学术界倍受争议。总结过去数年间的一些研究心得,我们对该问题有如下的认识:(1)我们的学术社区也类似一个平台化的生态群落,内部有竞争也有合作,不同学派与群体也在努力维护和开发着适合于自身发展的研究范式;多元化的研究范式是促进该系统良性发展的基础,这意味着每位研究者对其研究的定位、方法论和期望影响的对象的起初假设可能是不同的。(2)长远来看,好的研究如同好的产品,一定需要把用户即实践者的需求放到第一位。管理实践者不仅是我们研究数据的采集对象,也是理论开发过程的贡献者和研究成果的应用者。这里,我们强调投入型学术研究过程(engaged scholarship),倡导在研究者与实践者之间建立论文发表前后的更长远的合作关系。(3)了解科学哲学是探索管理新知的助手而不是对手,激发我们研究兴趣的首先是对未知探索的渴望而不是满足某种哲学范式的要求。尽管研究者可能秉持不同的哲学观,实际情景中的管理理论与实践之间的矛盾永远是一种发展过程中的张力而不只是此消彼长的互斥关系;否则很简单,现实中就不存在那些既没有理论意义也没有实践意义的研究了。作为管理研究者,我们不必太多纠结于理论与实践之间关系的哲学争辩,我们相信自身的努力和能力才是在不同发展层面和情景中化解以上矛盾关系的根本。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