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龙发艺发型设计价格联盟

吴婷对话贾伟:我要搭建人人都是设计师的超级模式 | 我有嘉宾

我有嘉宾2018-05-31 08:10:46

这是我有嘉宾发布的第615篇文章

3604字 | 阅读6分钟



如果不关注设计,你可能没听过贾伟这个名字,但是,你一定听说过55度杯。在“保温杯”成为国民热词之前,这个网红杯曾经刷爆过很多人的朋友圈。它就是贾伟与他的洛可可的诸多红点作品之一。


现在,这家公司已经是全球最大的工业设计公司,旗下聚集了1000名设计师,而贾伟在1年前就放言称,要把这个数字变成1000万。


在贾伟看来,人人都是设计师。共享经济时代已经到来,除了物品共享,智慧也应该可以共享。




洛可可的办公室在位于北京北四环一处与公园相隔的三层小楼里。竹林、池塘、大簇的绣球,一条木制栈道从大门延伸到内院,取道而行会看到越发清晰的灰色楼体和墙体上的 “LKK”标识,贾伟给这个三层小楼取了个气派的名字——洛可可设计大厦。


贾伟很喜欢散步,他认为在户外的开阔环境里,更有助于清晰的思考,他甚至时常幻想在一个没有办公室的地方办公。也正是因此,洛可可把办公地点选择在这个城市中难得的园林环境中,这个毗邻公园的小院落价值不菲。


但是有些洛可可的员工可能并不那么希望跟贾伟一起散步,因为在洛可可的员工之间“传说”,散步经常是老贾做“思想工作”的方式,跟他一起散步可能意味着自己的工作出现了问题。2017年仲夏,《我有嘉宾》首席观察员吴婷就在这里跟贾伟一起做了一次镜头下的“思想工作”。



55度杯背后的一滴眼泪

贾伟是一个非常善于演讲的人,他是很多创意类论坛的演讲嘉宾,他的演讲稿甚至被网友逐字扒下来,再放到设计论坛里当共享教材。甚至在综艺节目《奇葩大会》上,贾伟也能博得满堂彩。讲故事对于设计师来说,是非常重要的技巧,而贾伟讲的最好的是55度杯的故事。


他对吴婷说,一个产品成为爆款看起来有很多偶然,但是它背后经常凝结了更多不为人知的辛苦。55度杯的创作动力来自他作为父亲的一次心痛经历,也是集这家设计公司全员之力创作的一款产品。


3年以前,贾伟与父亲带着两个女儿一起看电视,不到两岁的小女儿,口渴了要喝水,父亲就赶紧到厨房倒了一杯刚刚烧好的开水,因为怕烫到孩子,就特地放在了桌子中间。但是谁都没想到的是,杯子上有个绳子,不懂事的小女儿跳起来够水,结果一杯开水全部洒到了女儿的脸上和胸前,女儿的脸上顿时被烫得血肉模糊,当时贾伟和父亲都傻了,只知道一把抓住惨叫着的小女儿胡乱挥舞的小手,整整一分钟才回过神来送女儿去医院。


到了医院,医生说女儿烫伤太严重了,必须隔离15天,为了怕孩子抓挠,只能绑住了小手,每天父母探视时间只有一个小时。为什么呢?医生说,你们父母看着会受不了的,烫伤的孩子很痛苦。当时贾伟和太太在外面看着孩子,不停地流眼泪,觉得那个画面真是残忍得心都要碎了。贾伟特别自责:自己当时已经是一个很有名气的设计师,号称专门设计神器,小时候自己也被开水烫过,怎么就没想到设计一个解决孩子不被烫伤的容器呢?


小女儿的伤口渐渐恢复了,虽然脸上恢复如初,但是胸口还是留下了伤疤。痛定思痛,贾伟准备做一个降温杯,为喜欢喝温水的中国人解决夏天开水要等15分钟才降温的问题。后来就开始找材料,然后就有了55℃杯。这个疯狂的杯子卖了50亿的光荣成绩,让哪怕抱有怀疑态度的人也不得不赞一声“神器”。


贾伟很喜欢跟别人分享自己的设计理念,而“创意就是要从痛点开始”,是他一直挂在嘴边上的一句话。贾伟说,这款杯子是洛可可几百个设计师只用了三个月做出来的“止痛药”,而且出来后发现,原来不仅仅是儿童安全需要,女生生理痛也需要这么个温暖神器,还有老人早晚喝温水吃药也需要,于是这个杯子2014年一下就火起来了。


在贾伟看来,一个好的产品自己是会说话的。在55度杯最炙手可热的时候,在求杯子的女生们自己给55度杯编了广告词:女生向男生求杯子说“你送我一杯子,我暖你一辈子”,送被子的男生则炫耀的说这是一个「暖男神器」。贾伟说,其实他找到的是安全痛点、健康痛点和便捷痛点,55度杯胜在痛点切的极为准确。



可能是中国最早的创客

如今行走于洛可可科技的这栋大厦里,可以轻易感受到这家公司的文化和经济实力,整体简洁的装修融入了诸多科技感十足的元素,和自然协调的装饰。但就个人而言,贾伟并不在乎办公室的大小。作为一个经常需要用情感来思考的设计师,他却是一个跟务实的人。


贾伟对《我有嘉宾》首席观察员吴婷说,自己经常不知道为什么有的人那么喜欢最求奢侈且虚无的东西。有一次,贾伟去洛可可的地方分公司访问,一走进分公司负责人的办公室自己就呆住了,他真心不理解把办公室布置的那么豪华有什么用。


也许正是因为这两种特质,贾伟才能兼具两个身份,设计师和管理者。这种特质,从贾伟创业之初就已经显现。他经常说,自己可能是中国最早的创客。


2000年,贾伟就职于联想,这家当时中国本土最闪耀的科技公司刚刚在香港上市。他在那里度过了自己最初的职场岁月,努力的设计调制解调器、无线路由器和交换机,从小设计师到顾问再到设计总监,是当时贾伟唯一知道的路径。


5年后,神州数码从联想集团拆分出来,被划入神州数码的贾伟试图模仿联想,在神州数码建立设计师中心。忙不过来时,贾伟跟上司提需求招人。结果他的上司说,公司准备把所有的设计外包,设计部门要裁到只留他一个人。


当时年轻的贾伟已经意识到,工程师文化盛行的科技公司,设计是最不重要的存在,如同游戏对战中的辅助位。这样的定位,无法实现他的梦想。


于是,2004年贾伟裸辞开始创业。与很多创业者选择不同的是,贾伟到处去找的创业场所并不是一个建筑或者办公室,而是一张办公桌。如今共享办公炙手可热,这个概念已经被所有创业者所接受,可是13年前的那些业主对于贾伟的需求都感到莫名其妙。


最后在一个公司租到一个月租500元的办公位,这个办公位能租给他,是因为旁边有个漏水的饮水机,没人愿意去坐。最后贾伟自己把饮水机修好了,获得了这个工位,也获得了自己第一个股东。当时给他办公桌的人,资助了他2万元,贾伟说那是他最早的“天使投资”。


因为懂得资源共享,贾伟这“一个人的公司”就如一块海绵,吸引来了各路人马。公司城里没多久,贾伟和洛可可就凭借一个指甲刀的设计获得了德国红点设计大奖。凭借设计的鬼才和务实的公司管理能力,他从一个办公位租到四个办公位的时候才去注册,当时准备注册10万元。


这家公司12年中已经有接近1000位来自全球的设计师,也成了获得国际大奖最多的公司之一。洛可可集团在全中国30多个城市和伦敦设有分公司,拥有1000多名员工,客户包括奥迪、宝马、三星、小米、美的等世界500强企业。


现在的洛可可已经几乎成为设计的国家队,除了这些企业,连门槛颇高的故宫博物院也找到了贾伟。在贾伟为我们展示的作品中,就包括一只为故宫设计的猫。


他说,自己非常满意做这个设计,因为现在猫想成为每个人都喜爱的宠物,很多国家都有代表自身文化的猫造型,中国还没有。而那些到故宫参观的游客,总愿意带点什么回去,宫殿带不走,但是可以带走一只“故宫猫”。


这时的贾伟似乎已经触碰到了自己的天花板——一个多达千名设计师的设计公司。于是,2016年,贾伟从洛可可离职,开始了二次创业,他的下一个目标是1000倍。

需要一个超级平台来承载更大的梦想


“我有一个比较乐观的判断,后面整个时代,是从工业时代到情感时代,从理性到感性的一个时代,设计师会变成一个主流群体”,贾伟说,曾经的梦想就是把洛可可带到100人的规模,现在要做的是更大的事。


2016年5月,贾伟在宁波办了一场大会来宣布他的这个新想法。贾伟说,自己要辞去洛可可的所有职务,将自己全部的精力投入“聚集1000万设计师”。这个巨大的平台叫做洛客。


现场就有不少人反问:全球有 1000万 设计师吗?“开玩笑,中国就有 1300万设计师”,贾伟信心十足的比划着回答。


在贾伟的描述中,洛客将会是一个容纳千万设计师的平台。企业可在洛客上发布设计需求,有相应设计能力的设计师接单,最终完成设计和交易。除了设计任务与设计师之间的匹配之外,洛客还拥有供应链、销售渠道、用户研究等服务。这意味着,用户只需要有一个好创意,洛客就能搞定一切,作出一款好卖的产品。


现在的贾伟,正忙碌于全球各地的飞行,但处跑着去签约知名设计师,向1000万的数字目标挺进。这种行为本身,就是一种颠覆——在业界,设计公司通常被认定为不可规模化的创意产业,甚至有“设计公司不能超过50人”的说法。


“面对今天的数据时代,一千人很可能会发展到一万人、十万人、一百万人,设想有一百万设计师在洛可可,可以支撑吗?可能我们连一万人都支撑不了。”在被问及为何要把目标定到这么高时,贾伟说。


“去年洛可可做故宫项目,50多天集合了洛可可所有的设计师,才做了几百款。未来一个超级IP就可以幻化成几百款产品,必须要集结全世界的资源来做这件事。这就比如我们爬珠峰,需要有人给你提供装备和指南;如果我们要爬珠峰却把我们送到喜马拉雅山底下,那肯定爬不上去。”贾伟对吴婷说,想解决所有的问题,必须建立一个开放的平台,建立了一套以设计师为中心的超级模式。


现在,每次演讲或者接受采访,贾伟都会努力传达一个理念:人人都是设计师。贾伟说,他想传递的是一个社会化理念,“设计师的创造力不是这个职业独有的,人人都可以参与。他希望洛客成为社会化企业。这个社会化企业是靠社会资源、社会共享与社会创造、社会协同来产生。


(文/张涵)


「我有嘉宾」每周一晚23:30,为你带来深夜思考。


下周一(12月11号),吴婷将对话优客工场创始人毛大庆,剧照先来po一张↓↓↓,锁定下周一广东卫视,等你来看!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