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龙发艺发型设计价格联盟

独家专访新加坡WOHA:好设计解决各方面的问题

设计家传媒出版2018-04-25 06:10:02

好设计解决各方面的问题——访新加坡WOHA建筑事务所合伙人黄文森、理查德·哈赛尔 选自《设计家》第56期

黄文森(Wong Mun Summ,右)

1962年出生,1989年毕业于新加坡国立大学。新加坡建筑学会成员。1994年与Richard Hassell 共同创立WOHA建筑事务所。19992005年间,曾为新加坡都市重建局服务。也曾为位于新加坡城市中心地带的Marina BayWaterfront项目担任国际设计咨询。曾为新加坡体育中心、滨海堤坝、位于Marina Bay的新加坡综合度假村(IntegratedResort)项目担任设计顾问小组成员。

Richard Hassell (理查德·哈赛尔,左):

生于1966年。1989年毕业于西澳大利亚大学。1994年与黄文森共同创立WOHA建筑事务所。2002年在获得皇家墨尔本理工大学取得建筑学硕士学位。2006-2009年曾任悉尼科技大学助理教授。他同时担任新加坡设计理事会(Design Singapore Council)、新加坡建设局(the Building and Construction Authority of Singapore)成员,并担任新加坡都市重建局委员、新加坡建筑师局委员等职。他曾于新加坡、澳大利亚、中国香港、美国等国家和地区的大学中发表演讲。


在国际上享有不俗声望的WOHA事务所,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视为新加坡建筑事务所的一个典范。事务所由黄文森(Wong Mun Summ)与理查德·哈赛尔(Richard Hassell)1994年成立以来,立足新加坡,辐射周边国家,对不同建筑类型作出了富有成果的探索。对热带地区城市与自然景观的熟悉,让他们对待酒店、文化建筑、公共住宅、私人住宅等项目时,都十分注重绿色的空间与环境体验。现代的、地域的、适度的、绿色的,这些词语几乎可以用来形容事务所绝大多数的作品。

WOHA相信:没有哪两座建筑能够适配同样的“风格”,每个项目都是对项目和基地潜能的特别回应。由于警惕自我重复,WOHA坚持在数种项目类型之间转换,以便清空成见,赋予项目独特性与新鲜感。在酒店设计方面,WOHA事务所时有佳作,近年来连续有数家酒店在新加坡本地开业,位于印尼巴厘“乌鲁瓦图别墅酒店”(Alila Villas Uluwatu)也和新加坡School of the Arts项目一起获得了RIBA(英国皇家建筑师学会)2011年颁发的年度奖项。事务所合伙人黄文森和理查德·哈赛尔在访谈中分享了他们对酒店设计的看法、经验与设计策略。他们重视酒店作为“体验提供者”的角色特征,更强调每个好的设计,都必须能够解决多方面的现实问题。


三亚半山半岛洲际度假酒店,摄影:Patrick Bingham-Hall



酒店设计,不能只考虑“设计”

《设计家》WOHA事务所已经完成了许多优秀的设计,包括酒店、住宅、文化教育等不同类型的项目事务所一贯并坚持秉承理念是什么?

黄文森:我们乐于接受每个项目带来的挑战和惊喜,所以每次接触项目,总是尽量以新鲜的眼光来看待而不做预设。在不同的建筑类型里转换,能够帮助避免自我重复。我们有个基本的观点,即在各层面上都要做到尽善尽美——遵循相应的伦理、改善城市规划、适应气候、服务社会、合乎比例、选材精当,而且能够让每个人,包括开发商、公众和空间的使用者受益。

《设计家》:事务所植根于新加坡,在这片土地上长期耕耘。您认为,新加坡这个国家的综合环境对您的设计有怎样的影响?

理查德·哈塞尔:身在自己的国家,一方面你会很熟悉这里的文化和地理,但也可能会因为“只缘身在此山中”而被日常环境遮蔽住眼睛。通常,当你造访一处新的地方,你会想要去发掘新环境的独特之处,看看它如何启发你的想法。而在家乡时,你则厌烦于习以为常的环境,想拥有一些不同的东西。所以,在国内外做设计的体验大不相同。比如,在Crowne Plaza (皇冠假日)项目里,我们的概念是与旅客(住客)分享我们对新加坡、亚洲,乃至热带的体验;而在PARKROYAL项目里,重点是为城市设计出一种新型的垂直花园酒店,让客房为花园所围绕——即使是在CBD的心脏地带。

《设计家》:那么您如何看待酒店设计与当地文化之间的关系?怎样在设计里利用好这样的文化资源?

黄文森:这是一种很好的设计策略,因为旅游的全部意义就在于体验不同的,富有异国情调和不寻常的事物。我们认为当地的文化至关重要,但在设计过程中需要一些过滤,以生成新的元素。总是有这样一种危险的倾向——主题公园在设计上只是简单地复制当地的建筑或图案。我们愿意把现有的文化视为一种资源,通过它我们可以探索如何做出好的现代建筑,其中可能就有我们能够用上的线索,能够揭示什么样的空间对当地的文化来说是可行的,怎样应对气候,一些几何学或者将形式与各元素组合起来的方法等。但建筑本身应该是现代化的,忠实于它所处的时代和所在的位置,这就意味着建筑中既融合了新鲜的元素,又与过往保持着种种联系。

《设计家》:成功的酒店设计往往能够精准地、富有创造性地解决住客不同的需要。您在这方面有怎样的体会和经验?

黄文森:重要的是将自己置身于住客的体验之中,而不只是考虑设计。游客们往往疲惫不堪,饥肠辘辘而且对环境充满迷惑,所以酒店要让一切简单化。许多酒店的设计堪称时尚新潮,但是浴室内却没有设置衣帽钩,或者是照明控制过于复杂。能和有经验的酒店经营者共事,对解决问题大有帮助,因为他们十分关注客人和酒店运作上的因素,他们有一套系统来保障周全。独立的精品酒店有时候会缺失部分基本的物品,但另一方面,它们摆脱了详尽繁复的运作系统,获得了全新的视角,能够带来有趣的创新。

理查德·哈塞尔:酒店意味着一种体验而不是一座建筑,所以硬件和软件需要同步建设。管理、运营和品牌非常重要,酒店必然要反映这些方面的特质。什么程度的私隐性和开放性是适度的?客人的国籍和背景如何?这些都会影响酒店的设计。比如说,能够吸引众多日本宾客的酒店,需要满足日本人对于浴室不同的需要——日本人喜欢深口浴缸,他们总是先淋浴,然后进浴缸泡澡,往往会弄湿整个浴室。在穆斯林国家,在厕所边上须设有清洗水龙头和水管。在欧洲,浴盆广为使用。世界各地的洗浴习惯可谓是五花八门,千差万别!

酒店经营者的经验丰富,有许多故事可说,故事的主题就是探讨宾客的体验。在最好的酒店里,全新的住客体验往往就出自这些谈话。


Alila Villas Uluwatu 摄影:Patrick Bingham-Hall




为不同项目找到新颖的解决方案

《设计家》:在不同类别的设计项目里,WOHA都体现出对绿色空间、室内外空间关系的关注,您怎么看待这些关注点对空间体验的影响?

黄文森:我们真真切切地享受酒店设计,因为它是室内与室外,景观与建筑的融合。我们在设计建筑的同时通常也会为度假酒店、更多的是为城市酒店做室内设计,因为我们发现这能为设计带来特别的整体性,客人也会感受到这一点。比如说,在Alila Villas Uluwatu(爱丽拉乌鲁瓦图别墅酒店),这个项目的可持续设计并不会立刻显现出来,为人所知。设计的全部焦点都集中于对宾客体验的编排和强化。客房是一个真正的“宾客环境”,室内、户外及花园间的区分完全模糊了。每盏灯、每束光线、每张桌子,每把座椅都是我们为这个项目专门设计制作的。同样的座椅、房间和光线营造出一派和谐。如果你仅仅让不同的设计师去选择一些(更糟糕的是复制效仿)元素,就不可能实现这种和谐的情境

《设计家》:Alila Villas Uluwatu(爱丽拉乌鲁瓦图别墅酒店)对游客来说是个迷人的下榻处所,这个方案是怎样融合了各方面的考量?

理查德·哈塞尔:Alila(爱丽拉)是一个全新的品牌,这也是该品牌旗下的首个定制酒店(custom-designed hotel)。焦点集中于怎样使这个品牌与众不同,脱颖而出。大多数顶级酒店在名下都有大量的“非绿色”旗舰型物业。这妨碍了它们在绿色酒店方面充当领导者,所以,“绿色”对一个新品牌来说意义非凡。酒店业主从伦理和道德的角度来说,对此也是深信不疑,于是对各方来说这都是很容易达成的共识。

最困难的部分要数在印度尼西亚寻找可持续的木材资源。我们下定决心不使用雨林木材,所以这是一大挑战。最终业主也参与进来,找到了几家可循环硬木的经销商。政府在城市更新的工作中,把电线杠和铁轨上使用的木材替换为混凝土,所以有这样的循环使用的硬木小批量出售。走“绿色”道路,无疑需要投入更多精力和心思来寻找适合的建材,确保绿色理念能贯彻到底。


《设计家》:Alila Villas Uluwatu这个项目完成后,您个人最乐于在其中的哪些地方驻留?

理查德·哈塞尔:要感受这块如梦似幻的基地风景,“日落小屋”( Sunset Cabana)是绝佳的去处:崖壁,海浪,还有极为宽广的海面。主入口的顺序设计是我的最爱;这种设计使你第一眼就能看到海平面,但随着你从大厅走向崖壁边缘,海平面总是因为建筑和景观的铺展序列而被捕捉、框住,呈现出多样的景致。各客房是一致的,都是人们流连放松的好去处,可以说,你就是在客房里待上数天也不会厌倦。

《设计家》:WOHA在中国的项目TheInterContinental Sanya Resort(三亚半山半岛洲际度假酒店)位于著名的旅游城市三亚。这座旅游城市酒店云集,您对当地的酒店群有怎样的印象?这座酒店在哪些方面与别不同?

理查德·哈塞尔:这块基地的有趣之处在于,度假酒店位于三亚城内,所以这座酒店兼有城市酒店及度假酒店的特色。基地面积足够大,能够创造出很大的户外空间。我们想要做的其中一件事,就是尝试在如此大型的酒店里创造出精品酒店的感觉,比如说,每个浴室不是坐拥海景,就是享有天井花园景观。通常,这对一座客房数量如此之多、而且每间客房都拥有海景、所有客房都是高级别房间的酒店来说,是不可能实现的。

我认为三亚大多数酒店的设计都过于刻板——它们是流行于上世纪80年代的基本的设计的不同变体,而三亚半山半岛洲际度假酒店非常新颖,它是为三亚特别打造的洲际大酒店。


新加坡 CROWNE PLAZA CHANGI AIRPORT酒店 摄影:Patrick Bingham-Hall



《设计家》:作为建筑师和忙碌的旅行者以何种方式观察和研究所居住的酒店呢?这对于的设计工作有怎样的影响

理查德·哈塞尔:酒店里什么是重要的?我想,每个旅行者对这个问题都有不同的看法,因为愉快或糟糕的体验会给你的生活品质带来不同影响。至少,对建筑师来说,你可以很好地利用那些糟糕的体验,避免它出现在你的下一个项目里!在众多酒店的居住经验可以成为一种资源,通过它能够知道什么会奏效,什么是行不通的。我们发现,那些不常旅行的员工会因为缺乏经验和体会,而不能做出一个好的酒店设计。


《设计家》:在每个项目中体现创新思维并非易事,请谈谈您在这方面的心得与经验。

黄文森:当你设计一些新的、具有创新性的东西,它往往也是能够同时解决许多问题的好方案,并因此获得了优雅的特征。然而,通常地,因为设计是新的,看起来也很时尚,所以人们会去复制方案的外形,而这并不一定能够解决他们设计中的问题。比如说,我们Newton Suites 设计了一组带图案的墙。这是因为墙上栓有许多金属遮阳蓬,我们知道灰尘和雨水会在墙上留下痕迹,而这些图案中的黑色“补丁”出现在支架下方,能够让墙壁在数年后看起来都不显脏。如今,这个形式被许多建筑所复制使用,即使这些建筑根本没有相应的支架痕迹要遮盖——这样,“方案”就缩水到只剩下“外观”,徒有其表而已。


《设计家》:如今,WOHA已在中国留下设计的足迹,事务所在将来是否会在中国有更多的工作计划?

黄文森:我们的确接到了许多邀请,但是我们试图不要承接那么多工作。每年我们在世界范围内只承接一或两家酒店的建筑设计项目。如果我们找到一个极富挑战性、有趣、美丽而且与众不同的基地,那么我们很乐意接下这个设计项目。我们总会研究项目所在地的建筑及城镇,因为我们想了解当地人如何生活,他们如何充分利用那里的气候和材料,以及对于他们来说什么才是至关重要的。

理查德·哈塞尔:我们希望能时不时地在中国做一些独特的项目。对我们而言,中国丰富的遗产是极佳的灵感来源,中国也有着令人惊叹的城市和景观,令人振奋。中国的手工艺工业实力也是非常好的资源,这就意味着我们可以实现一些其他任何地方都做不了的设计。总的来说,最重要的就是寻找到对的客户、基地时机——毕竟,中国是如此之大。


新加坡 PARKROYAL ON PICKERING酒店效果图 图片提供:WOHA

印度尼西亚 Alila Villas 酒店及度假村(Bintan) 图片:WOHA官方网站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