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龙发艺发型设计价格联盟

“天真”赤子李永铨——用坚持树立设计师的专业地位

标志集合2018-03-10 16:03:08

没有人的创意是无穷的,任何人都做不到,李永铨也不例外,他的灵感走进了越来越狭窄的走廊。他拼命去寻找,停下所有工作去看展览,读书,去旅行,与许许多多人交谈,但仍然不行。

“要诚实,做设计不是1年2年,可能是20年、30年,这一次重复过去的创意,客户看不出,但我自己心里明白,已经停下来了,我是个黑白的人,对即是对,错即是错,我知道我已经好久做不出新的东西了,那感觉太苦闷。我给了自己一个期限,如果半年时间仍然走不出来,就再也不做设计了。”

李永铨说“再也不”的时候没有一点犹豫,仿佛改正了一个错误,可谁都知道,设计是他的骄傲,是他的全部热情。

在摄影家Albert Watson的影展上,李永铨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震撼,也就是在这次展览上,李永铨见到了久未谋面的老师——“看他的作品仿佛看到了整个人生!为什么?为什么他的每一幅作品都在说话,都有生命!”“什么样的人做什么样事”老师的回答像一段谶语。

那个晚上,李永铨失眠了,他不断地问自己:“什么样的人做什么样的事?”整夜辗转,他想通了,这么多年追赶着自己,所有的时间都花在作品里面,已经太久太久没有好好关心真实的自己——“我很努力地改正我的设计,在技术上修正、在色彩上创新、在载体上琢磨……可是我没有关心我自己,没有去完善自己的性格,这就是原因,格局小了所以世界窄了,如果我想做最棒的东西,我首先要成为最棒的自己,问题在于内心。”

“所以第二天你做了什么?”

“我觉得我可以去死了!”李永铨的港普不标准,而且他说的太轻松,我以为我听错了,他又重复了一次:“那个晚上我觉得死也可以了,朝闻道夕死可矣,我觉得对。”

从那天起,他决定诚实,他要“全裸”地面对自己,看清自己,从那天起,很多事情都开始改变。

没有人的创意是无穷的,任何人都做不到,李永铨也不例外,他的灵感走进了越来越狭窄的走廊。他拼命去寻找,停下所有工作去看展览,读书,去旅行,与许许多多人交谈,但仍然不行。

“要诚实,做设计不是1年2年,可能是20年、30年,这一次重复过去的创意,客户看不出,但我自己心里明白,已经停下来了,我是个黑白的人,对即是对,错即是错,我知道我已经好久做不出新的东西了,那感觉太苦闷。我给了自己一个期限,如果半年时间仍然走不出来,就再也不做设计了。”

李永铨说“再也不”的时候没有一点犹豫,仿佛改正了一个错误,可谁都知道,设计是他的骄傲,是他的全部热情。

在摄影家Albert Watson的影展上,李永铨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震撼,也就是在这次展览上,李永铨见到了久未谋面的老师——“看他的作品仿佛看到了整个人生!为什么?为什么他的每一幅作品都在说话,都有生命!”“什么样的人做什么样事”老师的回答像一段谶语。

那个晚上,李永铨失眠了,他不断地问自己:“什么样的人做什么样的事?”整夜辗转,他想通了,这么多年追赶着自己,所有的时间都花在作品里面,已经太久太久没有好好关心真实的自己——“我很努力地改正我的设计,在技术上修正、在色彩上创新、在载体上琢磨……可是我没有关心我自己,没有去完善自己的性格,这就是原因,格局小了所以世界窄了,如果我想做最棒的东西,我首先要成为最棒的自己,问题在于内心。”

“所以第二天你做了什么?”

“我觉得我可以去死了!”李永铨的港普不标准,而且他说的太轻松,我以为我听错了,他又重复了一次:“那个晚上我觉得死也可以了,朝闻道夕死可矣,我觉得对。”

从那天起,他决定诚实,他要“全裸”地面对自己,看清自己,从那天起,很多事情都开始改变。

Tommy喜欢有设计感带点小心意的白色衬衫,有副大得夸张的圆框眼镜,显得亲切幽默又淘气,相比他早年的黑衣、严肃,现在的他在年龄、成功和不间断地反思中得到了更大的从容。


那时的李永铨还沉浸在海报的世界中,投入设计的第一个十年,他做了150多张海报,他的作品以视觉大胆和数量惊人见称,横扫香港、中国内地、日本和意大利市场,得奖总共超过450项,纽约美术总监年奖他一次就拿到4个奖项,第一、二届全球华人大赛分别获得37及48个奖项;还有法国沙龙海报大奖、墨西哥海报金奖及香港艺术家年奖等等,他已经拿到自己都记不得得过什么奖了。他还在日本大阪及东京创办设计事务所,在日本两地双线发展,他是唯一受日本市政府邀请参与设计“海都市”市徽的中国籍设计师,更被日本畅销杂志《Agosto》称为香港未来十年设计界新时代之代表。

而从那个决定起,他越来越痴迷于探究人性的表达——存在的意义,人的欲望,元叙事的狭隘,性和罪恶……然后如我们所知,他成为了国内海报被禁数量最多的设计师,当然,他也成为了一面旗帜——香港设计界“坏孩子”。

如今回头再看李永铨那时的作品,我们实话实说,辛辣到位!无关乎“愤怒”和“偏激”,他只是表达了自己的态度,“我想我还是很清醒的,我并没有刻意去与谁对立或坚持什么立场,我只是不想受到太多外部的影响,也不想在做一件作品时受到所谓体制的限制。到现在我也仍然是这样,做自己想做的,我很庆幸自己一直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要做什么。”他有一幅著名的海报《毛英雄主义》,那是毛泽东和蝙蝠侠的结合体,他说,这是为了隐喻香港年轻人对历史的认知。毛泽东在中国内地被看作英雄,但是“如果你问香港年轻人,他们心目中的英雄是蝙蝠侠,阿童木,是漫画中的人物”。

这是他所擅长的黑色幽默。

1999年,李永铨的海报与日本Ading Co.,Ltd.合作发行《VQ》杂志,这是亚洲唯一的原创视觉海报杂志。

“做杂志是要有本钱的,也是难赚钱的,我一没雄厚的投入,二没出版的经验,大家都很担心我,但我不怕,我知道我一定能行,我确实从一开始就赚钱,因为我是用做书籍的态度去做杂志,每一本都是精华。”

”What a crazy world!”(疯狂的世界)、”I wish!”(我希望)、”TV Culture”(电视文化)、”End of world”(世界尽头)、“Game”(游戏)、”Visionary-mix”(空想家),《VQ》一共出版了6期,打破平面设计常规,混合了各种视觉实验元素,成为当时设计师手中必读的海报杂志,即使时至今日,《VQ》仍然是一众设计师心中圣经级别的读物。

他如此坚持自我主张,不为规矩所束缚,不被世俗所拖累,有的朋友就说你这个年龄了还愤青啊!合适吗?李永铨坦然接受,他说:“可能这就是我吧,有点天真的执着,对世界不公平的东西我就是不接受。”

所以到后来李永铨停止做海报,甚至停掉了《VQ》开始去做品牌时,香港设计界震动——Tommy变了!连Tommy都沦为商业拥趸了,他失去自己的立场了,设计师的骄傲完蛋了……

“没有!我从没有变,我还是我,只是我明白了规则。大家每天喊着用设计改变世界,如果你都没法改变人们的生活品质,如果出了设计这个小圈子提起你的名字大家都不知道,你何谈改变世界?我做商业不是为了出名,我是要让普通大众看到设计的价值在哪里。日本的设计大师在做什么?他们不是因为做了多么有立场有见地的文化海报而被民众尊敬和喜爱,而是因为他们做了像无印良品这样的最日常的设计,做了很多改善了老百姓生活品质的东西才得到民众的认可,才被尊称为师。我们作为设计师,没有让大家的生活变得更好,还有什么可骄傲?又怎么让大家认可设计的价值呢?”

记者:“如今看来选择做品牌你是对的,可是又何必放弃海报,那之后几乎没有见到您的海报了,多少人都觉得可惜。”

李永铨:“我对他们说我不会再做一张海报,我想清楚了我要做品牌,我就不会留后路,如果我没有破釜沉舟的态度,我不会做这么好。”

能够成功的人中很多都说过类似的话,做过类似的事,专注是一种魔力,李永铨更是如此,从他与人对话的眼神到他思考的方式,还有他这么多年所作所为,你都清楚地看到一个专注追求坚持自己的天真赤子。而这份专注与执着没有辜负他,他再次得到了认可——他不再是“坏孩子”,他成为了“香港品牌设计医生”。

李永铨海报欣赏:



1996年,Tommy投入了品牌设计的行列,年轻时候的他很执着,和客户开会沟通不顺的时候居然会拂袖而去,“当时我的老板说给我95%的自由做设计,而剩下的5%是他选择客户的自由,我不可以干预,但我后来发现,其实那5%才是最重要的。”Tommy笑道。经过不断的磨合与反思,他毅然辞职,成立了自己的设计公司——李永铨设计楼。他要改变设计师与客户的关系。

现在的业内环境主要还是甲方的天下,设计师不断接受比稿,再一次次的改稿,很多设计师耗尽心血,最终作品也可能会被弃置。可是到了李永铨这里,情况刚好颠倒过来了,他不接受比稿,不竞标,甚至还要骂客户!“要做品牌就要树立起设计师的专业性,有病人敢骂医生的吗?他们敢说我不打针,不吃药,你要两天内给我退烧治好我吗?当然不行!设计也是一样的,两天交稿?NO!这种不专业的话让它消失吧!”

而敢指挥“病人”的胆量靠的是实力。“很多设计师怪客户不懂审美,我觉得不能这么说,客户如果什么都懂,还要你帮助什么?正因为你的专业,你才有了价值,关键的问题是你如何利用自己的专业去帮客户实现他的价值。他找你不是为了做一套多么多么好看的图画,而是要实现利润,如果你不能专业的告诉他选择你能带来的好处,他就只能够用价钱去选择,是你没有个性所以客户没有选择你。如果人人都跟李永铨做的一样,那李永铨也就没了不是吗?要让客户知道你不是在做一套图,你有1000万资产?交给我,我让你赚10个亿!我的客户会骂我吗?不会,只有我骂他,为什么你这么好的产品还卖不动,卖这么差你是有问题的,你必须要改!”

从1000万到10亿,李永铨没有说大话,从1996年开始投身品牌设计的Tommy,至今已经成功塑造了众多知名品牌,地铁公司及九广铁路、港龙航空、美心西饼、one2free、bla bla bra、满记甜品、英记茶庄、“上海牌”手表和大益茶等,对新品牌的创造和老品牌的改造为他赢得了“品牌医生”的名号。其中最令人津津乐道的非满记甜品的变身故事莫属。

在广东地区,很多人都喜欢吃糖水,街头巷尾有形形色色的糖水铺。十多年前的香港西贡近郊地区,五位中学时代的同窗好友合股做起了卖糖水的生意,取名叫满记。开张不久,虽说只有一百平米的小铺子却吸引了很多顾客,其中包括家住西贡的Tommy。在当时还没有专门卖糖水的店铺,品牌连锁店的概念更是鲜有人知。而几乎每晚都光顾糖水铺的Tommy和老板偶然交谈之下,决定打造一出品牌变身记。

与其他设计师不同,Tommy对品牌的打造并非单单设计一个VI或CI这么简单,一个成功的品牌首要的是对受众群有清晰的定位,知道谁是消费者这样才能稳稳地抓住他们的心。因此一开始的时候,Tommy并没有急于设计,而是做起市场调查,最终确定年轻人为主要消费群体,并在获得调研数据后才开始着手设计。针对年轻人的喜好,Tommy为满记打造了甜美的怀旧风格,把第一家连锁店打造成书店氛围的甜品店,大获好评,第二第三间连锁店陆续开张。

第一代满记店铺的视觉风格是温馨的书店



但Tommy对品牌的挖掘并没因此而停步,当调查数据反馈消费者开始担心连锁店的数量会影响产品质量时,他决定把满记在香港岛的连锁店改名为“手造甜品”,并为其进行新的品牌设计,用小孩子的头像创造出甜美的感觉。

第二代满记用小孩子的形象打造甜蜜的感觉



经过两次改造,满记的营业额大幅增长,分店遍布香港、九龙、新界及离岛,此时,Tommy为满记进行了第三次“手术”——为满记设计出品牌代言人“甜品怪兽”,给“满记”这个家庭作坊式的牌子增添了更多的个性活力。时至今日,满记已经成功进入亚洲市场,分店数量超越100家,营业额过10亿,成为饮食业的佳话。而这一切都必须归功于成熟品牌系统。


第三次改造后的满记“甜品怪兽”充满个性与趣味



“吸引眼球很重要!个性化更重要!记得当初我做满记甜品,客户问我,我是卖甜品的,你做的东西和甜品没关系啊,这样可以吗?卖甜品就一定要放个冰淇淋在里面吗?卖什么就要有什么吗?当然这也没错,可是你是个设计师,如果你的想法都和普通大众一样,你能做出超越别人的东西么?冰山露在水面上的只有一角,它更庞大的内涵在水下,我们要去挖掘的东西也在看得到的内容之下。如果都与别人相同就没有个性可言,没有个性就不动人,不动人早晚要被遗忘。视觉吸引力很重要,现在已经是3.0时代了,每天一睁开眼睛,多少新鲜的事物等着你,如果连吸睛这第一条都做不到,就没有机会展示更多了。”

Tommy的妙手不仅创造了满记的辉煌,更给许多老品牌带来了春天——“芳柔”内衣是香港传统内衣品牌,随着大众审美的发展,芳柔的销量不断下滑,为了力挽狂澜,Tommy没有如客户所愿,简单设计一个新的商标,而是决定重新打造品牌。

经过调查,他发现年轻女性经常喜欢约在咖啡馆,“bla bla bla”地谈天说地,于是把“芳柔”这个传统的名字改为青春时尚的“bla bla bra”,并设计了一系列bra家族成员,有年轻乖巧的学生、有卖弄风情的辣妹、甚至还有猖狂不羁的囚犯,创造出了一个个鲜活生动的形象。从此,bla bla br摇身一变成为年轻女性追捧的内衣品牌。

Tommy设计了近30款内衣卡通形象,并把他们放在故事情节中,LOGO中最后一个字母用对话框的形式也显现了他的幽默和用心。



谈及这些品牌的成功,Tommy直言一切皆因互相配合。设计公司不是帮品牌起死回生的灵丹妙药,只有客户自身、设计公司和设计师的能力三者结合才能最终获得成功。

很多人说李永铨幸运,遇到了很多好客户,让他功成名就,还有人说李永铨现在这么有名了,当然可以挑选客户,小企业步履维艰是没有选择的权利的。李永铨却反问:“你知道什么是原则吗?舒舒服服的时候,人人都有原则——哦,我不吃不新鲜的食物,我不喝自来水……这是原则吗?当你饥饿难耐的时候你还会坚守这些所谓的原则吗?原则是当你最贫穷、最困难的时候都不放弃的东西。”

2003年非典肆虐的香港,所有产业都受到不小的冲击,设计行业更是如此,李永铨的生意一落千丈,这是他从业以来最大的危机,所有人都去寻找生意,而李永铨还在挑!

质疑声再起,工作都没有,还在挑挑拣拣,他是富二代吧?

“当我没有钱,当我很难的时候,当我的员工都说‘做吧’,可我就是不愿意,大不了亏本,大不了破产,我就是不想做不适合我的客户。那时候我才知道了什么是原则,就是不管什么样的境况你都不放弃的信念。”

所以那一年,李永铨真的亏本了。并不是一直那么风光,也没有传说中的一帆风顺,一切只是靠执着的坚持。最困难的时候也不过如此,不是挺过来了么,还有什么好怕呢?经历过这一切的他只会更加坚定。

那Tommy到底喜欢什么样的客户?

李永铨:“我和我的客户都是朋友,我们首先要能坐下来谈谈天,如果都没什么共同话题,也做不了生意。”

Tommy坚信和客户的关系就像是伴侣一样,两人要有共同的理念才能看到成功的曙光。他在同一行业中也只会做一个客户,永远不会帮助客户的竞争对手打败客户。在他的著作《消费森林×品牌再生》中的一句说话足以说明一切,“客户同设计师的关系,有如跳探戈,他向前走三步,你只能向后退三步,他向后退四步,你就要赶快以自己的步调迎上前,否则一场舞就跳不成,反而会撞到头破血流。”

事实上和李永铨交谈过的人都知道,他很会聊天!无论什么话题他都能与你侃侃而谈,他把这种优秀的沟通能力归结于书籍——李永铨爱读书成痴且涉猎丰富,广泛的兴趣让他能在任何题材的内容中汲取到有趣的部分,这也让他无论与谁都能找到共同感兴趣的话题。但知识不是智慧,书籍能够给人知识,体悟才能成为智慧,他评价张爱玲纤细敏感,才有如此细致的人生感悟,其实李永铨也恰恰有这样一种文人的气质——细致入微的观察和精确到位的表达,他善于总结和体悟,这也是他能够准确把握用户需求的要诣之一吧。所以谈不了的客户对Tommy来说太少了。

当然也遇到过难搞定的客户,香港博物馆就是其中之一。

李永铨:“香港是个国际大都会,新鲜的事物太多,每个人都在shopping,博物馆对于民众来说太遥远太陈旧了,所以我要让最主流的东西进入博物馆,让博物馆鲜活生动起来,但是你知道,政府官员关注的和重点和我们想的不太相同,比如我做了一条红色的可以翻转的楼梯来增加观众的参与互动,但他们并不关注你用什么颜色,他们会很担心地问你如果有火灾或地震怎么办?这条楼梯可以逃走吗?”

记者:“天灾人祸可不是我们人力所能控制的,如果真的地震,每一条楼梯都不能保证绝对安全啊。”

李永铨:“对啊!所以我说我不知道,我没有遇到过这样的灾难。”

记者:“那你怎么说服他们?”

李永铨:“这次真的是很困难,一点一点,一点一点地来,他提出一个问题,我就解决一个问题,他担心火灾,我就站在火灾的角度考虑后再告诉他……”

很难想象吗?李永铨作为一个成功的设计师能拿出如此超越常人的耐心,他说这不是烦恼,除非被out,否则他就是在一个拳击比赛中要打满15轮的选手,哪怕打完了15轮,只要还有机会,他还会再去拼。他很想拿下某一个项目吗?我觉得不需要,他不缺生意。他只是对自己做出的决定负责到底,还是他的性格——既然决定做了,就一定要做完。


李永铨将Shopping Mall的概念引入博物馆的设计,通过红白两色来表现它的时尚感,在各个地方加入可以收集的卡片和小礼物,让人们有一种在商场观摩的轻松感。香港历史博物馆改造后充满现代感与时尚感。



二十年从事一项工作容易令人失去方向和热情,但他仍然火气十足,仍然对每一项工作充满热情。他曾说,开始喜欢设计是因为它的有趣,但今天已然进化为一种责任。

“到了现在这个阶段,挣多少钱对我来说已经不重要了,再多一倍或十倍,只是数字而已,我是个对生活要求很少的人,再多的钱对我没有什么不同,而且拼了二十多年到了今天这个程度,我也可以退休了,让新一代来接棒,但我为什么不呢?我不能看着中国的文化濒临破产!我们常常以中华5000年的文明为傲,但现在中国超过200年的历史的品牌有几个?只有5个,日本有三千一百多个,一想到这些就很痛心,我在日本学习到了很多东西,我很感激他们,但想到这些我更加迫切地感到我们必须行动起来了,中国现在强大了有钱了,但我们的文化产业却面临破产,这无法想象!我想去做一些事,我做不了什么改良制度的大事,这样的事要托付给更有智慧的人去做,但我能用我小小的工作去帮助中国的老品牌延续下去,所以现在我最希望做的是帮助老品牌重获新生,这也是对社会,对世界有贡献的事儿。”


“英记茶庄”始创于1881年,曾是一个家喻户晓的茶庄。但随着时代的更迭,老旧的品牌形象让消费者不再亲睐,要重新设计一个已逾百年的品牌,突破传统茶叶品牌的固有形象,关键在于要以不落俗套的手法,捉紧茶道的精要概念,再辅以现代的手法。

陈旧的英记茶庄形象让年轻人望而却步



这一次,Tommy吸取了中国画中山、水、木、云四个意向并提炼,以崭新的视觉形式表达出来,表现出了品牌传统的核心价值。而作为优化品牌的前奏,Tommy为“英记”引入高档生活精品“Royal Selangor”,合作为其打造全新的锌铁产品包装,藉此确立品牌在整个行业中举足轻重的地位。


“上海牌”手表的改造是他践行志愿的又一次得意之作。

上海表业一九五五年创立,是中国钟表工业最具代表性的品牌,在新中国的民族工业史上可谓历史悠久。至今共生产了一亿二千万支腕表,然而八十年代石英表兴起,上海牌面临了严峻的考验。

随着国内经济的发展和中产阶层的崛起,越来越多的内地企业意识到要创造品牌,不少人到香港找Tommy寻求合作,Tommy一语中的地指出了他们的问题所在:制造业发达的江浙地区并不缺乏能设计制造优良产品的企业,但是他们往往陷入过分追求功能的陷阱中,以为产品的功能好就一定能逐步打造成畅销或者高端品牌。在李永铨看来,提升产品本身的附加值,不仅仅局限于提升各方面的功能性。

“上海牌手表1955年就卖到了60元,相当于当时一个工人两到三个月的全部工资收入。但是发展到几年前,1500元的售价已经完全跟不上国际知名手表品牌的价格。中国拥有5200万高消费能力群体,却始终没有创造出自己的高端品牌,上海牌的工艺、质量和水平并不差,差的正是其品牌能力。”

藉着成功的市场策略和设计的力量,Tommy为上海牌重新包装,更携手世界最有影响力的手表设计师一一Eric Giroud设计出全新的陀飞轮手表,配合富创意的品牌概念,以精密的部署,成功令上海牌手表增值百倍,新产品更于三个星期内火速售罄。这可说是上海手表品牌历史中的一个神话。

历史上的上海牌手表

经过改造后的上海牌焕发出了国际名表的卓越气质


我一直想知道为什么Tommy总是能准确的抓住行业的痛点,我直白地问他,他也只是说了设计师常用的用户研究,可我还是不满意,用户研究做的好的公司也很多,但品牌设计不同于产品,它要对行业有更高屋建瓴的洞见。直到我们的采访快结束时说起最近的新闻,李永铨说新闻公报9月通胀是2%,一定不对,肯定要超过4%,9月的用电量是半年来最低的,这说明工厂开工率不足,消费放缓,我很诧异他如此关心经济大数据,这些洞见似乎不是一个设计师该有的。但是相反,他对政治经济形势的见地超乎我的想象——从美国推迟加息到2015年对全球经济压力的缓解,到反腐导致的显性消费转变为隐性消费,他从工厂用水用电量就能得知行业的形式。我问他是否见过不问政治经济也能做好品牌的人,他说很少,思考了片刻他又补充道:几乎没有。

所谓更高更广阔的国际视野,不仅是看过多少国际展,见过多少大师,学习过什么高深的理论,还要懂得你所要改造的这片领域,你要去理解它的历史,探究它的影响因素,如果不懂背景,怎么做出适配的东西?

Tommy是个很有耐心的人,他会在我不太懂的地方与我反复解释



工作中的Tommy"战无不胜",生活中的他则浪漫很多,别看他年纪不小,还主动交代自己的星座是双鱼,并且分析的头头是道——没错,他是一个浪漫又专一的人,不过,他只对有感觉的事物专一,比如设计,他做了二十几年还不厌倦,比如赛车,也是一赛二十年,有时工作太忙压力大,他干脆“任性”的把一切丢在一边跑去澳门或台湾赛车——李永铨喜欢开赛车,那是一种需要高度专注,并让肾上腺素持续升高的娱乐。

“我很喜欢去台湾赛车,因为在那里没人管我是谁,得了什么奖,年纪不小了,没有任何压力,非常放松。”

读书是他人生又一大爱好,书是李永铨人生里见面最多的东西,书房里三个大书柜的中间就是他的位置。很多人以为李永铨一定是只看设计,他自己却说不爱看设计,专看设计以外怪怪的东西。五四运动前的老书、巴金、茅盾、金庸、三岛由纪夫、芥川龙之介、江户川乱步……只要你能想到的书几乎都能在李永铨的书柜中找到,现在很多珍贵的藏本也能在他的家里开开眼界。他偏爱中国文学和日本文学,日本作家芥川龙之介对李永铨影响最深,《地狱变》他看过二十多次,不同的年龄,每次的感受都不同,他是说人性的东西要站在多角度上看:“人很容易听信他人,听你说的好像真的,听他的也好像真的,原来每一个人站在自己的角度看问题都不一样,原来事情的全貌并不是那么容易懂得。”

所以Tommy看问题更透彻,想必也与他的博学有关。

相对于对工作的侃侃而谈,对待感情Tommy很腼腆,他当然不会承认,一个经历如此丰富的品牌大师应该是无死角的对么?真的不是,他大喇喇的说这都不是秘密,都可以告诉你,但语气其实没了那份无比的自信与洒脱,他会犹豫,会想很久才表达,但又觉得自己词不达意,他说人很容易知道自己喜欢什么东西,皮带、手表、车子、房子,但没人能保证拥有了就永远喜欢,也许哪一天就失去了满足感,要维持感情更是大工程,他很怕会伤害到别人,他不要这样的事情发生。他很善良。

他说也曾反省过是不是自己的性格使然,但最终还是选择遵循先贤:“柏拉图的想法很好,爱一个人不是要她一定在你身边,更不是占有,她好就好。”他很坦然。

“年轻时很怕,怕一个人的孤独,怕选错,更怕伤害别人,但现在已经平静了,每个人到最后都只有天和自己在一起。

从零开始走到现在,很多人以为李永铨是一个很会安排自己人生的人,其实不是,他说自己是很随性的,并没有刻意去做什么,只是由着性子走,到今天自己也颇感幸运。少年时也是随着性子投进了设计的世界,“那时候刚刚认识设计,它给我巨大的吸引力,我每天沉浸其中,再大的困难也能克服。当时父母十分反对,因为设计在那时被认定是不务正业,我白天去上课,晚上去大学读设计,十一、二点回家还要做功课,父母莫名其妙,索性熄灯逼我睡觉。”但就是这样,他仍然坚持热情不减,著名设计师靳棣强是他的导师,Tommy的热忱感动了院长,甚至想将设计学院交给他打理,那时他只有十九岁。

记者:一路都比别人先行一步,辛苦也幸运,到今天还有什么遗憾?

李永铨:我不贪心,所以第一我不跟别人比较,第二我永远相信自己是很幸运的人,第三我做任何事情不是违心的,我没有任何一个时刻感到对不起,所以我可以睡的很好。

突然想起多年前台湾清华大学教授赖建成的人生三愿气哭儿子的故事,当年为了帮还是小学二年级的儿子完成家庭作业,赖先生许下了人生三愿:吃得下饭,睡得着觉,笑得出来。儿子以为爸爸是敷衍玩笑,急的哭了出来,没想到却得到了全班最高分,这三个愿望也浸润了许多人的心。今天再听Tommy说起他的人生无所遗憾,感到如出一辙,这大概是世界给坦荡人最好的回报。

关于未来,他立志继续改造弘扬中华老品牌,他还要把自己的心得经验写成书,他说“人不是永恒的,但精神是永恒的,再伟大的人总有一天也会不在,如果那一天到来,我还有一点点信念流传下去,就足够了。”

而关于退休,“那可没准”!Tommy的劲头还足!

如何能成为优秀的设计师?“懂历史,知现实,有文化,通诗性,还得会动手“。这句话是著名设计教育家、中央美院王敏教授曾回答记者的一句话,今天用李永铨来验证,一字不差。他深谙现实的需要,更懂得用历史的角度去观察世界。他有文化,爱书成痴,也烂漫诗意,甚至有少年温柔的情怀。他把这一切都付诸行动,所以今天的他是这样的他,欢喜且坦然,并继续在设计的道路上畅所自我。(记者:周海洋)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