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龙发艺发型设计价格联盟

特别策划 | 青年导演影像观察:从单一到多元化的创作思潮

导演帮2021-12-06 07:50:35

作者/文森特


中国电影发展至今,各个时代都会涌现出一批优秀的新“青年”导演。青年导演这个群体,正在一步步的扩大。近几年的华语电影中,无论是票房或是得奖,这些青年导演表现出的优异成绩,也来越受到观众的肯定。


奖项与口碑兼受称赞和肯定的同时,对于青年导演来说,票房或许不是他们追求的“唯一”目标,“拍一部好电影”,对于青年导演来说更容易被人记住。


而与此同时,青年导演追求“与时俱进”,他们的创作取材更加宽广,并不拘泥于小说改编和自身背景,他们擅于观察时代与当下的改变,也善于发现大时代巨轮之下,湮灭的渺小个体。



青年导演地域特征:从“北方”到“远方”


电影当然是传递地域文化最有效的介质,华语导演一直以来也很重视地域背景的创作。而近几年随着时代的不断发展,华语青年电影导演,在电影创作中的地域背景,似乎有所改变。


对于青年导演来说,他们的作品,常常将发生地安排在城市,这也与他们的成长背景和环境有关。从观众的接受程度来看,北方的文化,都是以“多民族组合式”文化的形式体现。北方民族较多,自然形成了独特的所谓“北方”文化,这样比较容易接受 ,从而引发共鸣。


《大红灯笼高高挂》带有浓烈的“北方”色彩


另一方面来说,北方文化相较南方文化,在人的性格方面更容易体现,这样有利于影视作品中对人物的塑造,人物也相对来说较为朴实,更加贴近生活。而南方地域大多靠近海,多元化的地域背景,更偏重于西方或者港台文化。在这样的地理境况下,南方地域所传递出的文化特性,相对来说,没有北方更加具有中国独有的色彩。


但对于近几年涌现出的“新”青年导演来说,关于“北方”和“南方”的分类,则显得并无明显差异。以金马奖近几年崭露头角的青年导演为例,毕赣导演用《路边野餐》里的长镜头,让观众聚焦在那个南方小镇。


《路边野餐》聚焦“黔东南”


文晏导演的《嘉年华》,也将电影背景完全放在海滨城市,动画长片《大世界》也用南京话交代了电影发生在南京的某个乡镇,另外《暴雪将至》中那个常年降雨的城市,也暗喻了故事发生在南方。


《暴雪将至》模糊的地域


对于青年导演来说,电影发生在哪里似乎变得不那么关键。他们更愿意用模糊的地域背景,来拓展电影故事的真实性,无论是南方还是北方,电影的内容发生在任何一座城市都成立。


当然也随着城市经济的发展,让电影中的地域色彩不必那么浓厚,以此达到观看的共鸣感。更多青年导演愿意用一个“模糊城市”的概念,来铺建电影的所有线索,和盘托出整个时代的爱恨情仇,电影更加“全球化”,更加符合真实的人性。


温暖的“城市”


越来越多的观众,在看完电影后发现。电影里这样或那样的故事,“南方、北方都有”,是归咎到时代中去的。当然对于导演来说,讲好故事,才是最重要的事。地域特征被消磨掉之后,取而代之的是导演创作的不受限。


青年导演创作风格:从“热情”到“困顿”


与习惯直接改编小说或戏剧的“资深”导演不同,越来越多的青年导演更加倾向于原创剧本。


2016年拿到金马奖最佳新人的导演黄进,用《一念无明》创造出边缘人的孤独。青年导演似乎已经开始倾向从“观察这个世界”中汲取养分,再透过电影的视角,向观众抛出一些对“社会价值取向”的无力感。


《一念无明》导演工作照


还好也是因为有像金马奖这样的平台,给青年导演的“电影导演梦”助力。刚凭借《老兽》拿下今年两项金马奖的新人导演周子阳,最终是在First青年电影节创投平台上,遇到了后来的监制兼投资人王小帅,并且顺利的把这个攒了十几年的故事拍了出来。


First创投电影计划、CFDG中国青年电影导演扶持计划(青葱计划)等青年导演创投平台在国内的兴起给了新人导演们一个崭新的寻求投资途径,但相应的竞争也非常激烈,能杀出重围的也只有少数。 


First创投电影计划经过层层筛选,每一届选出12个优秀项目给予帮助。从创办的第一年,收到的项目计划就有300多个,这个数字在今年甚至多达697个,最终能得到荣誉和奖金的毕竟只是少数。


胡波工作照


和周子阳同时被王小帅签下的,还有胡波的《金羊毛》(后改名《大象席地而坐》),但这部作品,是作为青年导演胡波的新闻,重新出现在大众视野前,之后又入围68届柏林电影节论坛展映单元。


这或许是青年导演最鲜明的对比,但在此之前,所有“新”青年导演,都遇到了如出一辙的困境。因导演,这个充满着梦幻般的职业,谁也难料数千个日夜辗转难捱,能否最终换得一朝成名被赏识。


除了创投平台和业内公司之外,私人投资有时候更加不靠谱。


青年导演杨瑾


凭借《有人赞美聪慧,有人则不》获得了不少赞赏的青年导演杨瑾告诉画外,拍摄《有人赞美》时,他通过介绍找了三家投资,合同都签了,开拍前一个星期有两家突然撤资了。“最后我老婆从家里借了点钱,我们先拍完,然后遇到了天画画天,他们出了动画部分的钱,后来缘起给我们做发行,也投了一些,这才全部拍完。” 


青年导演创作主题:从“时代”到“个体”


对于当代青年导演来说,除去对时代的共鸣,以及对社会的反思之外,并没有更为突出的共性特质。他们作品中对于传统的有反抗性,但并不彻底。一方面青年导演的作品在竞争激烈的电影市场中取得了不俗的票房成绩。另一方面,由于作品普遍在艺术水准上仍稍显稚嫩,由此带来争议与批评。


除去一些商业院线片容易遭人诟病,以金马最佳剧情片得主的影片《八月》来看,影片致敬的是一个逝去的时代,随着片尾“电影风格化”的结束,是创作者对逝去时代记忆的叹惋,这样的作品,即使带着很强的地域风格,也能给每位观众带去共鸣。


忻钰坤工作照


而《黑处有什么》则又以削弱时代性为主题,将一切与此相关的个性和共性减弱,更显有力。值得肯定的是,在《心迷宫》中用多线叙事,在类型上玩出科恩式悬疑的青年导演忻钰坤,他的下部剧情长片《暴裂无声》已经拍好待映,同样是犯罪类型片,却又更靠近商业题材。


不管是以个体成才为切入点,如王一淳导演的《黑处有什么》、张大磊导演的《八月》、相国强导演的《少年巴比伦》、刘紫微导演的《我心雀跃》;还是对社会现实的思考,如周子阳导演的《老兽》,李睿珺的《家在水草丰茂的地方》。对比情节迭起的商业片,又背靠着炙手可热的市场,新生代导演的作品呈现多元化状态。


《八月》导演张大磊


总的来说,当下的这个时代是一个让人内心充满焦虑的时代。对于绝大部分青年导演而言,表现当下的生存状态是他们更为擅长和热衷的,是一种现在进行时的创作。对于青年导演这一族群来说,每个时代都有它的无力与抗争,它的故事带有超越时代的普遍性,只是放在更为久远的未来时代,这些极具多元化风格的电影题材,更加有利于导演充满展示和表达。



-END-


上期回顾

专访导演高希希:观众多元化,创作不是“一道菜谱”能解决的问题

路遥:“写作明明是拼命。”

:禁止非法抓取剪拼改编视听节目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