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龙发艺发型设计价格联盟

制度设计要与私募基金的性质和特点相适应,只有把握好监管介入的程度,才能保持市场活力

云云解读2021-09-11 07:12:51

  如今,私募基金管理规模首次突破12万亿元,达到一个新的高度,与公募旗鼓相当。手握超12万亿的流动资金,乘着产业转型升级带来的股权投资东风,私募基金发展风头正盛。然而背后,也存在一系列风险隐患、监管空白等弊端,引起监管层的高度重视。

私募基金的东风

  私募股权市场过去这几年,发生了一些根本性的变化,其中最突出的特点就是新增管理规模有了一个跨越式的发展。

  根据波士顿咨询预测,到2020年,中国高净值客户家庭达到388万户,高净值客户将财富投入私募股权投资中,同样有效地带动了其增长。

  在12月5日召开的“2017中国创新资本年会”上,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副理事长王忠民在主题演讲中重点谈道“私募股权基金的极大发展,给新产业、新技术的发展提供了源源不断的动力。”

  这几年,我国的私募基金发展非常迅速,私募基金在扩大资本市场融资能力、促进多层次资本市场健康发展、增强资本市场对实体经济的服务功能等方面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它的监管体系日趋完善,制度环境不断优化,有利地促进了实体经济尤其是高新技术产业的发展,已成为推动我国经济实现质量变革、效率变革、动力变革的重要力量。然而,我们不能否认私募基金行业仍然存在私募基金管理人鱼龙混杂、从业人员自律合规意识薄弱、违规和风险事件多发高发等问题。所以国家总体上在鼓励私募基金的政策没有改变的同时,逐渐加强了监管,让我国私募基金在健康发展的轨道上。

监管持续加码

过去几年中,中基协公示了部分失联机构,涉及 上百家私募基金管理人。针对未按规定提交 2016 年度经审计的年度财务报告或累计两次未履行季度更新义务的 2407 家私募基金管理人,协会已将此类机构列入异常机构名单并通过官网对外公示,其中,925 家已完成整改,整改率为 38.43%。

证监会对私募的检查更是严格。从证监会通报的2017年私募基金专项检查执法情况来看,2017年上半年,证监会组织对328家私募机构开展了专项检查,包括私募债券基金20家、跨区域私募股权基金88家、其他私募证券和股权等各类基金220家,共涉及基金2651只,管理规模1.27万亿元,占行业总规模的14.8%。

合理制定行业门槛

  杨兆全发表观点称,伴随监管部门监管加强和新政的出台,买壳的现象愈演愈烈,基金业协会对此多次发文强调新登记的私募基金管理人应保证公司治理、组织架构和管理团队的稳定性,确保私募基金管理人持续有效执行登记申请时所提出的商业运作计划和内部控制制度,不随意进行法定代表人、控股股东或实际控制人、总经理、合规风控负责人等高级管理人员的变更。已登记的私募基金管理人在办理法定代表人、实际控制人或控股股东的重大事项变更申请时,除应按要求提交专项法律意见书外,还应当提供相关证明材料,充分说明变更事项缘由及合理性。这些举措就是为了防止买壳现象的发生。然而监管越严格,炒壳现象越激烈,买壳卖壳的机构风险也大。

  杨兆全进一步提出,监管政策应该突出风险防范和投资者权益保护。紧紧围绕防范风险和保护投资者合法权益的目标,以规范基金管理人、基金托管人、基金服务机构的行为为着力点,抓住资金募集、投资运作两个关键环节,做出有针对性的制度安排。同时,应该坚持适度监管。制度设计要与私募基金的性质和特点相适应,只有把握好监管介入的程度,才能保持市场活力。

加小编,了解更多私募信息

解决信息不对称问题

  近两年,中国私募行业的突飞猛进,使得越来越多的高净值客户更倾向于把资金交给有专业投资能力的机构打理,可以说私募基金的魅力正在逐步被市场认识。

  业内人士认为,由于投资者对私募基金的了解有限,在购买私募产品的过程中,往往出现信息不对称的现象,投资者在这一过程中往往处于劣势地位,相关法律的出台很大程度上体现了对投资者利益的保护。

  税墨称,受私募基金自身性质的影响,私募基金的投资策略具有隐蔽性,国际上一般对私募基金的信息披露没有严格的限制,这就会造成严重的信息不对称,不利于对基金持有人利益的保护,就会造成进行内幕交易等违法行为。这些操作风险都会给投资人和市场带来很大的危害。基金管理人的个人操守不好衡量,如果管理人不遵守合同,就会给投资人造成损失。

完善退出制度

  私募股权投资的最终目的是要从投资中获得回报,而回报是以其成功退出来实现的。中国私募股权投资市场近几年获得了爆发式增长,私募股权退出的实践非常丰富和活跃,但是我国目前私募股权退出的方式比较单一,运营操作也不够规范,私募股权借以退出的资本市场平台还不完善。

  宋清辉分析,一般而言,私募股权投资基金的运作分为四个阶段:募资、投资、管理和退出。在整个投资循环中,私募股权投资基金的退出是最后一个环节,但也是最为核心的环节。因为业内一般都将私募股权投资的退出,作为判断一个投资机构盈利能力的重要参考。

  当前,我国私募股权基金在退出机制方面存在一些障碍,例如相关法规的不健全导致推出缺乏依据。因此,亟须完善私募股权基金退出的法律制度,逐步解决私募股权基金退出面临着诸多法律等障碍。现有的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常见的退出方式包括IPO、并购、新三板挂牌、股转、回购、借壳、清算等。总体而言,IPO退出被认为是最受私募股权投资基金青睐的渠道,清算则是投资人最不愿意看到的退出方式。

  “政策和市场的双重推动要求退出方式的多样化,在三板市场退出、并购退出、份额转让退出、回购、借壳等方式也是较为稳健的退出方式,不仅能够实现资金的最大价值,还可以促进投资资金的再循环。”杨兆全说。

法律架构存在缺失

  长期以来,学界和业界一直期盼出台有关私募基金的立法,一个主要诉求是给予私募基金合法的生存空间。

  监管部门应积极推动这一条例尽快实施,建立健全私募股权投资基金的法律法规体系。

  当前私募基金监管体系的缺陷主要表现为:

  第一,法律规范缺位。私募基金的发展缺少完善的法律、政策法规及配套制度的支持。

  第二,监管部门不明确。私募基金监管涉及面广,发改委、证监会、人民银行、商务部、财政部、外管局、科技局、税务局、工商局、外经贸部各个部门等都参与到监管工作中来。在现行的监管格局下,由于没有一个明确统一的部门来进行系统的监管,相关政府部门的监管职能也没有明确的划分,各部门各自为政,导致监管职责不清。由于缺乏配合和协调,导致监管措施不系统,容易造成“政出多门”。

  第三,严格的审批制度不利于私募基金发展。目前我国私募基金的设立采用单一的、较为严格的审批制度,一般要经过监管部门的批准才能成立,影响了私募基金高效的发挥。

  第四,合格投资者的规定存在不足。

  第五,缺乏基金管理人资格的认定。私募基金运作中存在很大的道德风险,管理人素质的高低对于基金的运营及投资者利益的保护有重要的影响。

  第六,缺乏信息披露的要求。

  我国私募基金立法不能脚痛医脚,应该把私募基金立法纳入整个投资服务业立法体系中加以整体设计和考虑,通过完善证券法、投资基金法和投资顾问法等整个资本市场法律体系来加以完善。既要为我国金融创新和私募基金发展提供强有力的法律保障,消除现行法律环境中阻碍其发展的各种不确定性,又不能完全让私募基金游离于监管之外,处于“地下”的灰色状态,让监管者完全失去控制,欺诈投资者,积聚金融风险。



私募备案服务

联系云哥:15968882084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