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龙发艺发型设计价格联盟

什么是设计?“世界设计高峰会”观感

美国疯女博士2018-06-19 16:25:13

看在我辛苦码字和整理照片的份上,各位高抬贵手,转载一下吧!


上周我神秘失踪一周,是去参加了加拿大蒙特利尔的“World Design Summit”,4天会议,5天展会,超过1000名参会者,600名发言人,可以说是我这两年参加的规格最高的设计会议了。


一个设计小虾在蒙特利尔


我对参加国际大会的感受一向都是复杂的,一方面旅行辛苦昂贵,被法语(魁北克的官方语言)、全世界各种口音的英语(咖喱味、寿司味、披萨味、泡菜味、奇异果味、Taco味……)虐到吐血;演讲太多,每15分钟一个小讲,每天几个大讲,信息爆炸。


10天,旨在改变世界的大会


另一方面又的确每次都能有不同的收获:这次大会聚集了6大设计专业:建筑、景观设计、工业设计、城市规划设计、平面设计、室内设计,推动跨国际、跨专业的思想交流,因此邀请了每个专业国际级别的大牛来发言,讨论的问题从宏观到微观无所不包。


大开眼界的展会


我总结了三个基本大问题,和大家分享一下我印象最深刻的观感。


看点

01

什么是设计?


作为六个术业有专攻的设计专业,我们都有什么共同之处呢?当我们说到“设计”的时候,我们指的都是什么呢?


是说我们都会画画吗?

错了,平面设计、城市规划师可能都不太会画画。


建筑大师Frank Gehry的草图分分钟亮瞎你的眼睛……


是说我们懂一点三大构成和设计史?

很多学校现在都在探索怎样改造这些基础课,融入更多的计算机知识以及跟实际的设计问题更紧密的联系起来(现在人们没什么耐心去研究纯粹的构成了)。


是说我们会设计思维么?

设计思维= 感性的认知+ 理性的研究方法,这么简单的公式不见得多神秘吧?


是说我们会设计研究?

别逗了,设计研究方法101种,102种都是从其他学科借鉴过来的。


是说我们会市场分析?

不是现在说商学院才是出设计师的地方吗?设计师跟MBA比起来优势在哪里?


作为设计师,我们手中的材料和最终的表达形式都各不相同,从空间、环境到材料,规模涵盖万千。


但是马德里分管城市建设的前任副市长Pedro Ortiz用一张图告诉我们,设计分尺度,但是都在一条连续的尺度上。

从大都市的全球尺度到工业设计的人机尺度,我们都在一起奋斗着!


尽管我们对设计师的职能理解可能不同,但设计作为一种思考方式,作为一个融合美、商业、文化和科技的创造过程,具有改变世界的强大能量。


各个设计专业的边界正在快速的模糊,难怪美国工业设计协会这几年都在考虑转型,这次高峰会也是想集中全世界几大设计组织的力量,发表“蒙特利尔设计宣言”,来合作推动设计。

分则亡,合则旺。


看点

02

谁是设计师?

大会第一个主题发言人Alejandro Aravena也可能是到会的最著名的一位了。

这位去年刚获得普兹克建筑奖的智利建筑师,以为智利人修建价格低廉的住宅而著名,7500美元要买下地块和完成建造一个独立的住宅,这本来就是几乎不可能的任务,还得和居民共同设计。


所以Alejandro一开始就放了几个智利人示威和强烈表达自己的视频,告诉我们,所谓的“Participatory Design”(参与式设计),在北欧的一些设计师的提倡和推动下,已经成了最近几年最流行的设计方法,可是实际执行起来,却不是那么浪漫而轻而易举的,更不能直接将设计交给用户。

他摸索了十几年,总结了7条“参与式设计”的原则,我翻译如下:

1. 与用户沟通信息

2. 寻找对的问题(而不是对的答案)

3. 没钱也没有时间的情况下,必须确立优先次序

4. 建立多方合作,包括政客

5. 寻找时间上的连续性(注意政治上的时机和城市的时机)

6. 建立公信(social license)

7. 给予用户(也是共同设计者)自豪感


最后一点,可以说解决了我在嵩口调研时的一大困惑:中国许多农村都存在乱拆乱建的问题,以至于许多地方民用建筑既难看又让村落堵塞严重。


Alejandro对不守规则的民众采取的不是“堵”(用建筑法规进行约束)的办法,而是将家庭扩张时一定会遇到的扩建问题考虑在内,从一开始就让建筑有扩建的可能性,这是个更人性化的解决方案。


原始设计

用户自我发挥后的建筑


看点

03

为谁设计?


大会除了工业界的大牛,也聚集了一些学术界的能人,包括哥伦比亚大学建筑和城规研究生院院长Amale Andraos、加州艺术学院前设计院长Michael Vanderbyl等。


当我走入雪城大学设计系副教授Lucinda Kaukas Havenhand博士的演讲时,我以为她一个设计史教授,可能不会很有意思,结果她却是全场最坦诚、最让人坐不住的一个演讲人。


因为她是那个指出皇帝光屁股的孩子。


她说,我们在提倡可持续设计时,手里举着的是塑料瓶子,对我们身上用了一堆有毒材料、在第三世界糟糕的环境里生产出来的衣饰无力抗拒;


我们要不为富人设计光鲜豪华的奢侈品,要不给那些贫穷到无法发声的民众做设计,表面上是做慈善,其实不知道目的是否是要减轻我们的负罪感,让我们有救世主那样的飘飘然感受……


我们对最大规模的中产阶级、特别是中下层中产阶级对好设计的渴求视而不见,鄙视他们没品位、没审美,太过平庸。


而我们带着“设计师”的帽子,就好像是个超脱凡俗的阶层,难道不是我们的自满蒙住了我们的眼睛?


看点

04

结语

学设计这么多年,我最近两年开会都是和不同专业的设计师混在一起,尽力去听那些我平时较少接触的牛人的真知灼见。不断学习,发现自己的不足之处,我非常感恩!


别害怕问尖锐的问题,有时候最基本的问题,可能也是最关键的问题。


一味的做,却不问为什么,我们都有类似的盲目。


同时,我也发现,自己在“Resilient Design”(弹性设计)方面的想法,和不少与会设计师非常相似(在同济-西建大的生态智慧景观设计研讨会上也有同感),一些学者已经在这方面做了几十年的工作,我的研究方向不错,可以继续从工业设计的角度多耕耘下去。


往期精彩回顾

苹果只是特例?好设计≠成功公司

除了祈福,设计师还能在灾害面前做什么?

设计界的十大成功法则

中企都出海了,你怎么还是个“文盲”?

设计能否避孕?

设计能否治疗痴肥?

一千万$建了个什么鬼?

伦敦人的屁股是方的吗?

设计师怎么说服客户埋单?

你你你到底要干嘛?!从Scenario出发的设计

十大设计师必读英文书

从异性按摩想到设计共情

美国设计类大学生找工作(系列一)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