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龙发艺发型设计价格联盟

{荷兰平面设计寻根系列}天堂里面一定有一双小手在画我们的米菲兔——纪念国宝级插画师Dick Bruna

荷兰设计日志DutchDesignDaily2020-05-22 12:56:17


“I would love to be able to draw like a child, so spontaneous, so open-minded on those big sheets.”

-- Dick Bruna --


1927年8月23日生于荷兰乌特勒支

2017年2月17日去世



一个全球知名的兔子,藏在小朋友的铅笔盒里,放在你我的书签叶中,跨越年龄、族群,我们叫她Miffy,荷兰人叫她nijntje。或许每个人对她有着不同的理解、不同的记忆,但是我们都记得她的单纯,她的简单。而从2017年2月17日起她将永远定格,成为最终的经典。


2017年2月17日,nijntje (Miffy兔)的创造者荷兰插画师Dick Bruna在平静中离开了我们,享年89岁。作为国宝级荷兰艺术家,他的地位不言而喻,早在几年前荷兰设计日志的寻根系列就对Dick Bruna做了专门的报道和介绍,所以借对大师的悼念,我们将这些资料翻译成中文献给所有喜欢插画、喜欢平面、喜欢这只可爱兔子的朋友。



"If you really need to draw, then try to make a book cover."


Dick Bruna生于1927年,年轻时的他热衷绘画,像所有的文艺青年在父亲的安排下,他游历于巴黎、伦敦来实现自己的艺术梦想,但是父亲和祖父却更希望他成为生意人,在说服家人的情况下,他回到荷兰后就读于当时阿姆斯特丹的Rijksakademie van beeldende kunsten(国立视觉艺术学院),但好景不长,由于对自己的绘画才华缺乏信心,不久就退学了。随后他加入自己父亲和舅舅经营的出版社A.W.Bruna&Zoon成为了职业出版人。


黑熊系列图书


说起Bruna出版社在荷兰可谓家喻户晓,据说现在荷兰各大火车站里面的Bruna书店就是出自这个家族出版社。但是,Dick Bruna在出版社里,画画的初心不改,家里人于是对他说,“如果你还是想画画,那就画个封面吧!”Dick Bruna一开始为自己的出版社画的是黑熊系列图书,就是那种我们经常见到的欧美流行的口袋书。正如我们从很多资料中所了解的,Dick Bruna深受马蒂斯(Henri Matisse)的影响,这种影响直接反应在这些封面设计中,大量的剪影和剪贴在这一时期的设计作品中出现,据统计直到1969年黑熊系列图书销售了将近2500万册。是不是大家可以从下面的作品中看到些许米菲兔的雏形呢?




上世纪60年代开始Bruna先生也开始将图形和照片进行结合从事创作,运用具有高对比度的照片与单色图片组合并以双色调(Duetone)的方式进行印刷。 Bruna认为,一本书的封面等同于一张的海报,要以同样的力量说话才是成功的。 “如果他们告诉我,这里应该有十行文本的空间,我就回答,如果你骑车经过它的时候,你根本没有时间去阅读它。”Bruna这样解释到。在他服务自己的出版社的职业生涯中,他一共前后设计了2000多本图书封面和100多张海报,绝对属于高产的平面设计师。



兔子和象形符号


Dick Bruna 最早的插画作品是下面的这本1953年出版的《De appel》,红苹果在蓝背景上,用两个矛盾的、通常成人不觉得合适的颜色,这是他的初试啼声。1955年在埃格蒙德海滩与家人休假的时候,为了让自己的孩子开心他画了一只兔子,于是这个兔子成了后来的“nijntje" (Miffy),初版的nijntje看上去格外的纯真,带着拙气,谁又会想到将来她会成为世界上最为重要的动物角色。


显然,这个笨拙的兔子并没有受到他父亲的重视,所以,1955年他转向出版商Pieter Brattinga出版一系列他绘制的儿童书籍,当然“nijntje" (Miffy)就在其中,我们可以预想到,当时这些书的销售并不是很成功的,出版社也没有推广这些小朋友的书。但是这一机会让Bruna确信自己在儿童插画上的才华,促使他在这条道路上继续走下去。






之后,Dick Bruna受到了荷兰平面设计流派De Stijl的影响,特别是他的同乡 Rietveld的作品Schröderhuis就坐落在乌特勒支,De Stijl流派的单纯颜色以及简单的形式感深入其心。


Schröderhuis


为了降低成本和适合孩子们的小手,Bruna开始把自己的绘本改成了15厘米见方,于是这也成为他作品的一大特色。。。1963年“nijntje" (Miffy)的外表发生了变化,这只小白兔的神态、四肢、五官都变得紧凑了许多,Bruna也觉得这样看起来兔子更自信精神,实际上作者是在追求造型上的简单和完美。



"That's all you have. With two dots and a little cross I have to make her happy (...) or a little bit sad - and I do it over and over again.”


对于这只兔子,Bruna曾经解释过,实际上没有太多发挥的余地,两个点状的、永远不变位置的眼睛,交叉符号的嘴巴,一切都是符号化的,上帝才知道他画了多少次,让这个简单的兔子喜悦或悲伤。不像黑熊系列图书那样用剪切的方式创作,Bruna的“nijntje" (Miffy)则是用画笔勾勒随后用广告颜料填色,他可以画上整整一天,只画一张或者一个动作直到满意,随后转移到透明分色片上。“nijntje"的故事同样也不是基于什么幻想,都是一些Bruna听来的家庭琐事,随后转化成再简单的文字、带有韵律的文字,于是小孩子看两遍估计就能记住这个故事了。顺便提一句,Miffy的名字是考虑到非荷兰语国家对于nijntje发音或许会有障碍,所以首版的英语翻译赋予了她Miffy这个名字。



从这件作品里面是不是看到马蒂斯的影子了呢?



“Take children seriously. Be as honest with them as they are with you.”


或许有很多人不解于为什么“nijntje" (Miffy)会获得如此程度地欢迎,我想上面老先生的话我们可以获得不少的信息,坦诚地和孩子们进行交流是Bruna先生一直持有的态度,这也是荷兰的国民性的体现:他们把孩子当作成人去交流,坦诚自然,而成人之间,他们也希望可以像孩子那样纯真直接。从绘画的角度来看“nijntje" (Miffy),她是最早采用极简主义方式绘制的动物角色(我们不想用卡通来形容她),造型也是pictogram方式(象形符号),而这些简单的小可爱们被印制在小小的书上,用着荷兰人擅长的纯色系表现出来。更为重要的是,书中的故事以最直接的画面方式传递着,当Bruna画一个房子,全世界的孩子知道这是个房子,当他画一个苹果,全世界的孩子知道是一个苹果。当他在米菲兔上画一滴眼泪,全世界的小朋友都知道米菲悲伤了。。。




在来看一下上面的这张作品,“nijntje”的爸爸妈妈唯一和“nijntje”不同之处就是嘴巴上多了一根线,Bruna解释说这跟线代表了皱纹。一根线胜过了视觉上的千言万语。。。


1980年后,由于Bruna出版社被Elsevier收购之后,Dick Bruna就彻底退休,从而专注于"nijntje"的创作中去,从此nijntje的家族日益壮大,爸爸妈妈、爷爷奶奶一大家子,还有好多好朋友Boris和Barbara Bear,时不时出现的表兄妹。。。


在今天Bruna居住的乌特勒支市不仅有这个兔子的博物馆nijntje museum(2006-2015年为Dick Bruna Huis)、nijntje的雕像,还有米菲兔造型的红路灯。同时这只兔子也跨洋过海,游历各国,图书被翻译成50国语言,销售量达到8500万册,横跨三个世代。






2015,“nijntje"(Miffy)举行了60周年的全球庆典,从荷兰到日本,这只兔子也以完全不同的形式在艺术家的手中延展开来。



‘I have three children who all of them like drawing and making things. But we have all of us agreed that no one is going to take over Miffy.’


Bruna先生的故去,将标志着这只兔子将暂时不会有新的图书或者故事出现了,虽然老先生的三位后人都从事绘画或者与其有关的工作,但是他们都同意不会继续延续这个小兔子。我想这种结束代表着一种对于nijntje的无上尊重和无比热爱,后人无限制的开发最终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我想大家都是可以预见的。




结束或许意味着新生!

我们希望世界插画史会在不久诞生新的小伙伴。。。

我们也祈望在天堂里面已经有一只小兔子陪伴在Bruna身边!


--nijntje,  晚安!--




本文中的部分图片以及文字来自于[Z] OO productions出版的荷兰平面寻根系列第24号Dick Bruna,作者Chris Vermaas。应Dick Bruna先生的要求文中的nijntje (Miffy)均以小写方式呈现。


文中其他和nijntje(Miffy)有关的图形图像版权归属于插画师及相关机构。




转发请注明出自@荷兰设计日志DutchDesignDaily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