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龙发艺发型设计价格联盟

贫穷限制了我的设计能力

米筑设计说2020-06-29 16:04:31

昨天,朋友公司的老大又发彪

大致内容,就是吐槽这一代年轻设计师

“怎么能对工作如此不负责任,不认真?” 

“为什么进公司这么久,设计水平还没有涨进?”


朋友想了想,安静的回道

因为穷”

当然,最后那句话没有说出来

2018年初,设计师实现了10年来最大规模的迁徙:

从A院跳到B院

从乙方跳到甲方

从一线城市到二三线城市

从建筑行业跳到其它行业

.......

整个行业荷尔蒙貌似到了顶点

所有人都蠢蠢欲动


造成这种动荡背后的原因是什么?

小编采访的人中

十人里面有九个回答是“穷”

剩下的一个是老板



Part1.2018 大战一触即发


近期,不断有公司欠薪、设计师猝死的负面新闻

整个行业似乎笼罩着一种焦虑

市面上已经公然形成了设计师、boss、甲方几大阵营

战火一触即发


往常,最终“战败”肯定是最底层的设计师

但是最近,似乎风向有些微妙变化


大量的设计师离职

更有一批人直接选择转行

一瞬间,整个行业都有一种感觉

仿佛人不够用了


当下,似乎每个乙方接项目时都要掂量一下

手下人手够不够支撑到项目结束

甚至很多久离沙场的老兵

重新披甲上阵


在这一切背后,一场由于市场长期失衡带来的飓风,正在席卷行业



Part2. 分配革命


设计市场化的重要一环

便是设计的分配机制改革


最近圈里很火的一个话题,就是设计收费很久没涨了

掐指一算,可能和十几年前差不多

但是物价和房价却进入了3.0时代


然而,比起长年低迷的设计费

在市场的照射下

另一个更为恐怖的巨兽也开始露出水面

——行业分配机制


问题来了:一个项目中,设计究竟能占到几成?


答案是惊人的:

-小团队的设计占比较高,大概60-70%

-而大院真正用于设计师的费用,往往不足项目费用的30%

换句话说,剖除差旅、打印等硬性支出,设计院的其它费用(暂且叫管理和营销成本),几乎要占到项目的一半到2/3


这个结果,对于设计师心理影响是致命的

设计师可以接受行业动荡带来的薪资浮沉

却无法接受设计价值被不断挤压

我可以接受没钱,但我无法接受这份工资对我的否定


同时,分配机制决定价值走向

如果设计成本甚至比不上管理等这些外围成本

那设计质量显而易见

因果必然,所以很多人干脆选择离开



Part3.命运的十字路口


2018年,一切终见分晓

有两种可能的结果——


一个可能

在大量缺人的市场行情下

行业(分配机制、管理机制等)被逼改革

设计师重拾收入和尊重

人员逐渐回流


然而,蛋糕不会轻易摆上餐桌

仍有很多人想极力维持现状

以不可一世的态度

摧毁最后一根稻草


第二种可能的结果

便是三输的局面

设计师大量离职转业

设计方难以维持(只剩下管理层)

甲方得到最廉价的设计


当最有价值的血液被逐渐抽干

行业内部空空如也


【米筑设计说】

80后设计师野生营地

友情链接